Tag: 蒙特利尔

  • 蒙特利尔,一座令人无法忘怀的城市 (下)

    每次来蒙特利尔,相同的疑问常浮现在脑海中。到底这城市的人民 (英法后裔和来自世界各地的移民) 是如何在充满矛盾和极端的环境下和睦相处呢?我想,是其人民对美食和艺术的热爱吧!法国人爱吃爱艺术,众所周知。其他民族被这根深蒂固的文化影响一点也不出奇。 犹记得,我去蒙特利尔著名的烟肉餐厅,Schwartz’s,用餐时,店外排队的人龙长得吓人。奇怪的是,人人乖乖等候。等得郁闷了,不分年龄肤色语言,人们很自然地和队前队后的人瞎扯几句,欢畅不已….

  • 蒙特利尔,一座令人无法忘怀的城市 (上)

    蒙特利尔,有英法“逼不得已的结合”,有相互映辉的新旧结合,还有艺术和美食,有矛盾和极端,有沉重和濒临破产的历史,却又朝气勃勃。它,怎不让人留下深刻印象? XXXXXXXXXX 最近和《数字家庭》的编辑讨论文章主题时,编辑欣然答应让我介绍这座加拿大偶爱闹闹独立的法语城市。这是继《做一名环保旅行者。我在尼泊尔的30天》后,又一篇发布在7 月刊《数字家庭》的文章啦,呵呵。

  • 一生都不会忘记的Almond Croissant

    在巴黎吃法式almond croissant的时候,我惊为天人!回来后,日思夜思。最近,陪从香港来旅行的朋友去蒙特利尔,正好可解一解我对法国糕点的思念!嘻嘻。 恰好朋友也爱甜食,我觉得身负使命,要介绍朋友法式almond croissant!于是,我发疯似地在Chowhound美食论坛 研究,誓要找到蒙特利尔最好的almond croissant。看了无数的推荐,最后决定了 – Fous Desserts……

  • 蒙特利尔烟肉 Montreal Smoked Meat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今天突然想到,我已很久没写有关美食的贴字了。 因为,我已很久没为食物拍照了。Ed受不了我在吃前将桌上的食物挪来挪去, 硬要为我们的食物’ 摆一摆姿势’,以拍出好照片。他现在禁止我在吃前拍照片,以免影响胃口,要我们安心吃就好了。其实,在餐馆对着食物疯狂拍照,顾客总会投以好奇的眼光,我也蛮不好意思的。 嘻嘻! 今天,我找到旧照片,要为大家介绍介绍蒙特利而驰名的烟肉。 烟肉其实是一种古老的肉类腌制法。简单来说,人们用盐,各种香料调味料来腌制肉类几天。这样可以将肉中的水份抽出,以防止细菌滋长。接着,将肉类放在火上面的烟‘烤’ (注:不是放在火里烤,只是用烟来‘烤’)。古人发现烟有防腐作用。在远古时期,没有冰箱,这样可以防止肉变坏, 主要是不要浪费食物, 和收藏起来以备收成打猎不足时吃。加上烟味让肉更好吃。算是两全其美的方法。而且,用不同的木起的火,会’烟’出不同的‘烟味’。 有些欧洲犹太人保存了这种烟制法。当他们移居北美时,也将这种方法带进北美。它那种在肉类留下的独特‘烟味’,使它开始普遍起来,尤其在蒙特利而。现在,烟肉已成了蒙特利而的到地特色。 (以上两张照片来自Schwartz’s的网页) 我第一次去蒙特利尔时,Ed无论如何要带我去著名的Schwartz’s 餐厅吃。Schwartz’s 的烟肉是当地最有名的。记得,我们晚上去时,队伍排到街上至少一尺远,听说常常是这样的。我们不想排,等到第二天三,四点才去。还以为这段时间不是午餐时间,也不是晚餐时间,我们该不用排队吧。怎知,还是排了二十多分钟的队。我俩还因为排队排得‘火’了,为无聊小事吵了起来。但我们一吃到好吃得不得了的烟肉,‘火’就消了,因为排队是值得的 😉 加上,这间餐厅有七十多年的历史,从没搬迁,也没特别装修过。里面只长长桌子几张,小桌两三张。如人少去,通常要和别人同桌。烟炉前有一张长长的高桌,一个人来吃的,喜欢坐在那,一边吃,一边看人‘烟’肉。虽有点窄,又有点乱,我倒觉得很‘古色古香’,很特别。我吃得津津有味。 听说,因为烟肉很受欢迎,但古老的腌制和烟法很花时间,所以有些餐厅会加上一些化学物来催促过程,或加强烟味。 Schwartz’s那么远近驰名,也是因为他们自称一点化学物或防腐剂都不加。一切按照古老方法。我看到一大堆一大堆的肉放在一旁时,其实有点怕。可是,还好我们没拉肚子。我想,古老方法该还管用。 当我最近去蒙特利而和一位来渡假的朋友聚聚时,他一见到我,就告诉我Schwartz’s 的烟肉多好吃。我哈哈大笑,说我也很喜欢呀!:)

  • A Cool Night in Montreal

    这次去蒙特利尔一张照片都没拍到。反正为了见朋友,专心聊天就是了。加上,我也不懂怎么在这种又暗又湿的景象拍出好东西。我的朋友是摄影高手, 我也不好意思在高手面前献丑。 怎知,回到多伦多,才后悔没拍到秋末寒冷的蒙特利尔。所以,唯有向Daniel要了张照片留念。他好厉害!拍得真的好漂亮。在此与大家分享。谢谢了,Daniel ! 拍这张照片时, 天空中已飘着雪片…..街上一片冷清…. It was rare to catch up with a friend, let alone someone from Australia. We met up in Montreal. It was very wet and dark while we were there. I knew I was not capable of take any good photos in such conditions. In addition, my friend, Daniel is…

  • 蒙特利尔的建筑和节庆 Montreal Now and Then (2) – Its Buildings and Its Festival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当然来到蒙特利尔市,不能不谈它那耸立了几百年的古老法式建筑物。坦白说,我对建筑物不内行, 不敢在此班门弄斧。贴上多多照片就是 (如上,照片是在第一次游蒙特利尔时拍的,那时是夏天)。市中心有一条市中心的主街,Sherbrooke街, 很有趣。这条街很长。街的东部是法式建筑,西部是英式。驾着车在此街上东西跑,也看得出法式和英式建筑的不同。可惜没拍到英式建筑的照片以便比较。抱歉。 这里也有个小小的古城。城中有许多餐馆, 咖啡店, 酒吧等的。小巷中有艺术工作者卖他们的作品。我蛮喜欢的,很有欧洲风味,觉得很浪漫,很美。当然,我没去过欧洲,才大惊小怪。Ed去过欧洲,觉得这里不过如此。 我嘛,自己陶醉就是了。 蒙特利尔也是个节庆 (festival) 之城。听说,它常年办各类型的节庆。它的爵士音乐节是世界闻名的。Ed说,夏季时,几乎每个周末都会有东西看。我第一次去时,也刚好碰上蒙特利尔电影节。一屏大大的银幕摆在主要的大街上,整条街封锁了给电影节用,每个晚上都有好戏免费上映。 我和Ed在第一晚看了一部法国古典名片- Bird Cage。有英文字幕。第二晚去时,上映的是Mission Impossible。可是,我竟一点也看不懂!因为,他们竟配上法语,却没有英文字幕。我当然听不懂啦!别问我为什么他们这样做。可是,看到Tom Cruise讲法语也蛮搞笑的。 这回第二次游蒙特利尔,因为是冬天,倒好像没什么大型的节庆。即使有,我也没留意到,也没什么兴致。因为,天气真的很糟糕。整个晚上都在下雨,接着还下雪。不过,在雪中看蒙特利尔,再加上,街上的圣诞装饰,也真别有一番风味。白茫茫中,又有那五颜六色的霓虹光,很美(下图)。可是,我和我的朋友,却变了落汤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