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香港

  • 古怪天气 The weather is weird…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这一,两天,好多了。鼻没那么塞,可以顺畅呼吸了。真开心! 其实,想得仔细些,着凉事小,只是发牢骚。可是古怪气候令人担心。戈尔最近因在温室效应的努力拿了半个诺贝尔和平奖。撇开政治不谈,环保问题又开始被关注。 在此, 我想谈谈我自己的经验和观察。先谈多伦多。据天文气象计算,秋天约在9月21日正式降临多伦多。可是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气温却多像夏天的气候, 有时高至三十度。在网上查到,过去几年的同一天的平均温度约在15至18度。至到这几天天气突然变冷,才较像秋天的天气。 我去年的圣诞在多伦多过,还以为会是白色的。怎知,那天,阳光普照。第一场雪在12月28日才下。听说,这几年来,多伦多的圣诞节已不再是白色。去年冬天,天气一向较温和及较少下大雪的温哥华竟下了好几场暴风雪,成为新闻头条。有许多房屋被破坏了,因为那儿的房屋建时没想到会下暴风雪。苦了那边的人。曾读到一篇调查,加拿大人愿意缓慢强劲的经济以捕救令人担心的环境问题。 记得去年, 当我将要去香港和回澳洲时, 先和香港及墨尔本朋友通电话以安排行程。问起他们那里的天气如何时,得到的答案都是- 这里的天气有点怪。总结一句:该冷时不冷,该热时不热。我在香港时,湿度高达90巴仙。难怪我朋友的妈妈在香港有风湿病,在澳洲时就没有。 澳洲这几年来都面对旱灾和可怕的森林大火。怎知,约在今年七月左右,突然下了好几场豪雨。水坝水位上升了,是一件好事。可是,豪雨却带来水灾,也是一个来得措手不及, 苦了人民。 唉!我们不需要他人告诉我们全球变暖等问题,我们多留意身边的气候环境就可知道。到头来,哪管那些政治人物或其他人大吵大闹,面对温室效应的恶果的是我们这些小市民。制止大商家减少二氧化碳很重要 ,但努力也要从我们开始。 我喜欢屋子光亮亮的,爱把灯都开了。Ed常骂我浪费电源。 我在澳洲学会节俭用水,Ed则说加拿大有很多水,我就骂他不会居安思危。怎样都好,至少我俩常提醒彼此要节省资源。 希望大家也各自警惕吧! 各自一点棉力是可以积少成多的。

  • 香港星期天奇景 Sunday Picnic in Hong Kong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犹记得, 我和Ed上回旅游香港时, 他很兴奋地带我去一个神秘地方。 那是一个星期天。 当抵达时,我们彷佛是进了另一个世界。 “这哪是香港,这是菲律宾。” 这是我的第一个反应。 我见到广场随地坐满了菲律宾家庭佣人 – 野餐,谈天说地,玩牌,都有。 那是爱丁堡广场 – 一个邻近香港金融经济中心的广场,却也是其中一个香港菲律宾佣人星期天群聚的地方。 那时,除了我们,还有许多外国旅客到此“观景”拍照。 跟据网上资料,香港有超过10万人的菲律宾佣人。 大量引进菲律宾佣人始于70年代,至今已有三十多年历史。 被称呼为“菲佣”或“宾妹”的菲律宾佣人也已成为香港人生活的一部分。 听说, 有些菲佣在菲律宾有大学学位。 可情愿到香港做家庭佣人,因为薪金较高。 星期天是他们的假期,就会和几个菲律宾好友到公共场所一起野餐谈天。 这个“星期天 – 菲佣野餐天”已成了香港独有和旅客好奇的社会现象。 我这次旅港虽没到爱丁堡广场。 可是,还是有特地路经他们群聚的地方。 这次是近IFC (International Finance Center)的天桥 (如图)。 看来,他们也比几年前更“慎重其事”地享受他们的星期天 — 有的竟拿来围栏(如图),把他们“占霸”到的地段围起来。 有的还有纸皮围住,很有私隐。 我好奇,伸头去看,原来有些在睡觉。 我觉得这是香港的奇景 – 在香港最高级的地方(IFC) ,有菲佣为此地“点缀”。 朋友说 :最讽刺的是,…

  • 香港老百姓生活 Daily Life of Ordinary People in Hong Kong

    老人钓鱼 摄于 香港新中环天星码头 2007年4月 A man fishing without a pole. Photos taken at New Star Ferry Pier, Central, Hong Kong April 2007

  • 愿您所求必应 Hope all your prayers will be answered

    黄大仙庙是香港著名的寺庙。听说它有求必应。我在十年前旅港时,曾慕名而来, 见识过它的香火鼎盛。这次旧地重游。朋友笑问我是为求签吗,我说没啦。 这次人不多。没上次把我薰得头晕的浓浓烟火。不知是今年香港经济好转了,人安稳了, 就少来这了。还是因为时间不对,人潮未到。 Wang Tai Sin Temple is a famous temple in Hong Kong, it is famous for its god to grant whatever is requested. Ten years ago, during my first visit to Hong Kong, I came here – saw hundreds of people praying sincerely and could feel their earnest plea to the god.…

  • Going home or Leaving Home Series 离家.回家:(3)人物介绍 The Cast

    很久没写这个系列了,今天 让我介绍介绍短片中的人物。(以下的介绍只是他们当时的情况,自此他们的生活已有了很多改变, 有一些已移居到其他城市或国家。) I have not written a post for this series for a while, let me introduce the cast in this doco today. (The intro below was their lives then, there are many changes since then, some of them already moved to another city or country).

  • 把地球走半圈 Circling half the Globe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拖延了那么久,终于决定了! 行程定了, 机票定了 – 要回澳洲完成硕士和做些散工,赚些钱。 唉!这些日子虽然较无所事事,可也没读到什么书。 日子就是忙blogging, 学新的东西和吃喝玩乐。 现在要回澳考试了才来担心。 我总是临时饱佛脚, 这个恶习改不了!唉! 悠闲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 一星期后, 就会从 多伦多飞去香港逗留几天, 见一见好友。 接着会回马来西亚陪陪家人两个星期,才回澳洲。 等考完试和一切弄妥后,会飞回马来西亚一些日子,再又飞回多伦多。 算是把地球走半圈吧。 虽期待着见家人和朋友,可是一想到十七个小时的机程就怕。 已买了一,两本小说准备在机上读,但可能会看电影多过看小说吧。 最惨的是,买机票买到口袋空空 ! 爸妈妹妹,和各国的朋友们, 迟些见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