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家人

  • 回家增肥记

    2010,我四海为家了一整年。今年,终于不需再漂泊,这八个月来都是在悉尼生活。安稳了,自然想家。而且,悉尼离马来西亚比多伦多离马来西亚近了许多。乘Jetstar大减价时买了廉价票,就回家看家人去了。 瘦了?肥了? 我一下飞机不久,我妈双眼盯得我紧紧,然后有点忧虑地说,“妳怎么那么瘦了?”。 “哎呀,哪有?是妳多疑。就是有,也是因为工作嘛。以前在加拿大做少奶奶,现在要做工嘛!” 其实,每次回老家,妈妈总是觉得我瘦了。在妈妈眼中,孩子永远不太懂得照顾身子。

  • 游子回家:“起起落落”的心情

    回家三个星期了。这三个星期来,每早和家人出去吃早餐。早餐后在爸爸的中医药店帮忙和学习。晚上则陪妈妈看电视剧,呵呵。周末就陪家人逛街或见亲戚。在家里,我有“专人”服侍。要和朋友仔们出街时,弟弟是我的司机。对电脑或网络有问题时, 妹妹是我的顾问。虽自小离家,唯一欣慰的是和家人的关系一直很要好,似乎从没因距离而疏远过…..

  • 英国自助游记 – 游古色古香牛津大学城

    当巴士驶过了桥,转入牛津市中心时,我不由自主地轻声惊叹。轻声是不想惊动了其他乘客,可我的心却已大大地被惊动。心想: “难怪牛津大学是世界最古老的大学!”。坐在巴士上看那一栋栋的宏伟古式建筑,看得令我喘不过气来。真的很美…. 那时,我从伦敦市坐公共巴士去牛津。还未去之前,去过牛津市和剑桥市的朋友都说,他们比较喜欢剑桥。剑桥有小镇风味,牛津太城市化…..

  • 欢迎欢迎!….请 stay tuned…. 🙂

    昨晚 (多伦多晚上,即是马来西亚的早晨) ,妈妈从马来西亚捎来一个短信,说星洲日报 (马来西亚的一份中文报) 介绍我这小小部落。吓了一跳,记得好像曾投寄过我的部落格地址到星洲,寄了也没放在心上,收到妈妈短信后,才有点惊喜! 这一,两天来了很多新朋友。满心欢喜。星洲日报的读者们,你们好!谢谢和欢迎来这里逛 :)……

  • 没写部落的日子

    真的很久没写部落格了。 最近的两篇都是Ed代我写的。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和Ed在马游了几个旅游胜地。我这个十多年没在马生活的大马人,突然对大马有了另一面的认识。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又病倒了。都是在旅行时吃出来的,嘻嘻。在大热天下走了好几个小时后,还要吃煎炒热辣的,还有什么任你吃海鲜生锅啦。不病才怪。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Ed回多伦多,我拖着一个旅行箱回到墨尔本勤奋工作。老板结婚,我回来帮帮忙。反正,在加国无所事事。加上内疚,做少奶奶也太久了。再出来闯闯,脑袋不会生锈。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上班上得像条狗。下班后,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写部落很花时间,需要思考,要整理思索,也要整理照片。我虽然有很多感触,可却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适应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气候。在加国,我是量地的。在马,我向爸爸学中医。在澳洲,我很努力地做一个好的药剂师。加国,现在天寒地冷。大马,天天炎热。墨尔本,天气多变。一个多星期前,气温39度,热。今天,18度,刮风,下雨,冷。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飞,都在搬。从多伦多飞到大马,再飞到墨尔本。在墨尔本,我先暂住朋友家。现在,已搬到另一个空空的公寓里。迟些,可能会搬到乡下小镇上班。那里的药剂行可能会给我住motel吧。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日子很忙,有时也很累。还好,我有音乐和小说的陪伴。有家人,有Ed。在三个国家里,都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也有很多朋友,还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读者常来这里看我。 所以,在忙和累,在飞和搬的日子里,日子很充实,很快乐。

  • 婚礼婚礼婚礼 Wedding, wedding, wedding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原本, 几天后,我就会回马。一来,是要避一避这里的严冬。二来,是要出席共三场的婚礼。可是,最后还是改变主意,刚巧找到机票,就决定留到圣诞过后才回马。因为,圣诞在这里大过天。就如农历除夕一样,要一家团聚。我知道Ed和他家人希望我可以多留几天。所以,就留下来过圣诞。而且,去年的圣诞不是白色的,有点失望,今年雪下早了, 应该可以如愿以偿。 现在想起来,我也还没见识过马来西亚华人的婚礼。我在澳洲那么多年,马来西亚的朋友结婚,我都没机会出席。在澳洲,虽有参加过华人的婚礼,但都有点西化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兄弟们上新娘家‘抢新娘’啦,什么玩游戏捉弄新郎新娘啦,还有什么媒人婆尽说好听的话啦, 等等。这次回马参加婚礼,正好让我这个也开始有点西化的华人开开眼界。 只是,改了机票后, 我会错过一个怡保朋友的婚礼。很可惜。那婚礼是我很期待的。因为,在较小的城市举行,应该会较吉隆坡的传统, 也较不同其他两个婚礼是在吉隆坡)。我这个朋友也是在澳洲住了十多年。这次回马结婚,主要也只是让马来西亚的家人开心就是了。 我有几个在澳洲住的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是一点都不用操心婚礼的。一切交由父母办,他们想怎样搞就怎样搞。总之,到时候,飞回马,出席婚礼,露个面, 一切照做,和亲戚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婚礼嘛,老人家开心就是了。 我曾听说过,有些朋友(不论是华人或洋人)因为婚礼和家人闹不满。也难怪,两代人的观念不同了,要办的形式相异,磨擦是难免的。有些华人朋友爱开玩笑说,她们的婚礼哪是她们自己的婚礼,其实是她们妈妈或家婆的婚礼。一切听她们就是了。华人传统尊重长辈。有些人觉得,算了啦,不然关系没弄好,嫁进去就难相处。可是,我有些洋人朋友对我说,如我结婚,一定要搞个自己开心的。这是一世人一次的,回头缅怀的是自己。别人意见听得多少啊。哈! 真是华人和洋人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各有各对。只是,洋人性格较不记仇,过了就忘,相处不会太难。华人嘛,有可能会碰礁哟。 说起洋人的婚礼,前阵子,Ed带我去一个他好友的婚礼。在高尔夫球场举行。很小,才五,六张桌子。那五,六十人是新娘新郎最亲近的家人亲戚朋友。搞笑的是,他们想到可能有人不爱跳舞,给我们猜字游戏玩。新郎还有时间过来和我们玩上好一会儿 (如图)。我好喜欢,感觉好亲切,认识了些新郎新娘很好的朋友。我们真的是为新郎新娘庆祝,替他们开心的。可是,有些婚礼,有超过三百多人。我啊,坐在远远看我穿得很漂亮的朋友,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上。 当然,心中很替他们开心,可是也同时在婚礼上碰上一些人其实一点都不认识我的朋友或朋友的另一半。问起他们,关系差上几千万里。有时会疑惑,他们在这里是不是真的会替我朋友找到一世伴侣而开心。 唉呀!我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又不是我的婚礼。嘻嘻!怎样都好,真的很替我那三个结婚的朋友开心。很期待见证他们说我愿意时的那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