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canada

  • 大家喜欢喝什么(葡萄酒)?@ 《Fine Drink》

    哎呀,我够迟钝的!现在才发现四月份被 《Fine Drink 善水文化》 刊登的一小段文字,还没和大家分享。 文章主题是”大家喜欢喝什么?”。以此主题,Fine Drink 访问了各地葡萄酒专家和作者。当被 Fine Drink 问我可否回答那几个问题时,我也不是很了解葡萄酒的市场。原本推了,后来想起加拿大常年做各类统计,应该会有葡萄酒的统计吧。好奇下,就去查查资料。找下找下,找了很多天,也给我找到一些眉目和数目出来。加上上几年从酒仙姐姐们 (酒庄经理) 那里听多了,略知一二,就答应 “滥竽充数”,写一小段文字。我发了一张我喝酒的相片。可是不知是否我没沟通好,编辑放了 一张我握手恭贺样子的相片,呵呵,有点怪怪的。 那么你们呢?喜欢喝什么酒?红酒?白酒?桃红酒?冰酒?威士忌?哪个国家出产的葡萄酒是你的最爱?最说来听听哟 🙂 我最爱加拿大冰酒,开始越来越喜欢桃红酒。红酒中比较喜欢Pinor Noir 和 Shiraz, 白酒什么都喝。啊,对了,最近也喜欢上甜甜的 Moscato,呵呵,我这人就是爱甜。 那么英国、法国和加拿大人又喜欢什么酒 呢?想阅读全文的朋友,点击上下两图,或以下两个链接 (Google Documents) 即可。

  • 让名厨寻回自我 @《Fine Drink》

    文章刊登于 《Fine Drink》 上一阵子曾向大家介绍过一独立出版的丛书 –  《 Fine Drink 》。它孜孜不倦地每三个月就出版一辑,执着地深入探索葡萄酒的文化。最近的一辑,《中国菜,葡萄酒》 (上图),想必是许多葡萄酒喜好者好奇的主题吧?葡萄酒和西餐配搭,我们听多了。那么,中国菜和葡萄酒又是如何个配搭发呢?大家或许可在这辑找到答案。 我有一篇稿在这一辑附送的《美酒通信》 (下图) 被刊出。在这里贴上和大家分享下。稿是改编于 《 Gilead Cafe – 名厨果真名不虚传 》。这是一家我曾给大家介绍过的加拿大名厨, Jamie Kennedy开的“邻家” 餐厅和他自酿的红白葡萄酒。 在博客写,就猛赞人家英俊潇洒,哈哈。给书籍写的版本嘛,当然要正经八百一点。所以,才去阅读了一大堆资料。之前不知道为什么堂堂一位名厨,开一家这么友善的餐厅。我只是去吃,和目睹下俊男名厨的风采,哈哈。后来才了解到名厨下的心机。 阅读过这篇博文的朋友们,要看一看这改写后的“正经八百版”哟。我挺喜欢写出来的感觉。点击下图可去Google Doc 阅读,或文章如下 :-

  • 夏日圣诞

    看欧美电影看得多,自小憧憬白色圣诞。这个梦想,四年前在多伦多成真。在白雪飘飘下,我披上冬季大衣上街买圣诞礼物,看圣诞灯饰,和Ed 家人朋友团聚,吃火鸡,交换礼物,有时感觉好像在电影内。尤其喜欢和朋友欢畅笑谈时,偶抬头见到窗外的飘雪,或手持着酒杯静静看着窗外雪花纷纷扬扬落下….

  • 不舍

    这几天我俩忙透了。 收拾行李,打理多伦多的事,准备澳洲的事,晚晚都有朋友要吃饭送行。Ed 工作要做到最后一天,我又刚好有稿件要赶给杂志社。真有点喘不过气来。 “Are you ready to leave?” 我俩天天互问。太多事情要烦,暂时也没时间去感受那份不舍。我回来三个月也没。只希望不这么仓促就好了。只想有多一点时间陪家人朋友,看场雪,过个白色圣诞,才去澳洲。

  • 十全十美的渥太华秋天

    渥太华有最妩媚的彩色秋叶 在十全十美的日子 (10/10/2010), 我和Ed 在渥太华五天,见证了十全十美的秋天。至少,这是我在加拿大四年来,看过最妩媚的彩色枫叶。 说起加拿大,人们第一想起的城市不是温哥华、多伦多,就是蒙特利尔。渥太华,这个首都,在一般旅客眼中,或许没什么吸引力。而我,却悄好相反。第一次去渥太华时,已深深爱上。至今去了六、七次吧 (其中一次的游记在这里),除了最近的一次,以前都是雨天 或阴天,不然就是冷得我半条命。这都无碍我对它的喜爱 – 喜欢它的气质,喜欢它的深度。

  • 请别问我来自哪

    和初相识又挺投契的人聊天时,我喜欢和他们玩一个猜谜游戏 – 猜猜彼此从哪里来。反正,认识新朋友,“where are you from? ” 几乎已是个公式化的问题,我被问得烦了,就干脆叫人猜……在如今这个全球化、人口大流动的世界里,据一个人的语言、文化背景、民族、肤色,父母出生地、自己出生地或常居地,已不足以回答“来自哪”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