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朋友

妹妹,生日快乐!

by shirls 0 comments

昨天,摇电话回家寒喧几句。后来,在自己的部落看到妹妹很久以前留下的留言,才惊觉忘了向妹妹说声生日快乐。 我这个妹妹是除夕晚出世的孩子。我俩年龄相差九年。我十七岁出国读书时,妹妹才八岁。出国前,常被中华独中沉重的课业压得透不过气来。加上自己好动的性情,课外活动常排满满。所以,和妹妹在一起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的。 出了国后,每年也只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见妹妹一年年地长高长大。记得有一年,发现妹妹原来已高过我了。 前年回家时,妹妹身边也多了个人。 虽离家那么多年,庆幸的是,我俩的姐妹情好像没疏远,反而更亲近了。尤其是近几年,回家时,我总是妹妹前,妹妹后的。我啊,电脑笨蛋一名,常需读电脑的妹妹的协助。我也不是个有胆量在吉隆坡驾驶的人。妹妹的男友是好人一名,却不幸成了我的‘专用司机’。真不好意思。 我这个做姐姐的,突然变成了‘妹妹’,常需妹妹来照顾。这时,我才发现我这小我九年的妹妹真的是长大成人了! 妹妹成少女后,和我的长相越来越相似。父母的朋友有时还以为妹妹是我。等到他们搞清楚时,我可能刚好回家,他们就以为我是妹妹。我俩站在一起时,他们会搔头,到底哪个是大女儿,哪个是小女儿。 长相虽相似,可是我俩的性情却又不同。我外向好玩,说话大声,笑声更大。妹妹则较内向,害臊和斯文。我性情硬朗好胜,有时太过自我。如,出国读书,要出就出了,没为家人多想。妹妹则较会体贴到家人的感受。她也想出国读书,不过当时家境不允许,而且,爸爸的大女儿不要回家,她这小女儿就留在家人身边。 今年,妹妹又大一岁了。 年中也将毕业。 姐姐祝妹妹学业顺利,事事顺心,幸福安康。 妹妹,就如你之前留言说的,‘期待着你给我红包的日子’。我记着了,我欠你两个大红包,一个是新年的,一个是生日的。回家一定会给你。希望你结业后,有钱出国玩玩啦!来加拿大或澳洲的话,吃喝玩乐姐姐的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静静地过年

by shirls 16 comments

今年的农历新年来得比往年安静。 记得,前年第一次在加拿大过新年时,还会跑去什么最大型的农历新年庆典凑热闹,也会开电视找华人新年节目看看。 今年,除了那件大红上衣,我可是什么都懒得做。可能是刚考完试,紧张的心情还未平复。还好,去年,我和Ed在马来西亚和家人过,总算热闹了一年。今年,静静地,也好。 不过,团圆饭当然还是不可少。就如前年一样,Ed的父母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丰富的晚餐。 Ed这半个鬼佬终于开始了解一些华人传统。要回家吃饭,也不再诸多推辞。他这个人以前是很怕华人礼节风俗的麻烦的。不过,吃了饭后,他还是自个儿到地下室看电视。 今天大年初一,Ed去上班,我在家上网。年又过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愿祝圣诞快乐 ! Wish You All Merry Christmas !

by shirls 11 comments

昨晚,我一边包圣诞礼物,一边在自言自语.... 记得,约十年前,我药剂行的澳洲洋人老板问我,“你是华人,不庆祝圣诞的,对吗?你是佛教徒,不庆祝圣诞的,对吗?那你在圣诞当天上班一定没问题吧?"这哪是问我,简直是要我内疚,要我上班 (注:我是那间药剂行唯一的亚裔药剂师。那间药剂行365天都开足13个小时)。 我心里算一算,“哗!十三个小时,双倍工钱,即可赚二十六小时的工钱。划算划算。”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穷,又要学人储钱旅行,傻。我假装推迟一下,就答应下来了。反正,我是真的不庆祝圣诞的。接下来的五,六年,我的圣诞都是在店铺里过,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我一点都不在意,顾客很少,很空闲,不难挨过。 一直到四年前,圣诞还是与我无关。没想到,现在,圣诞突然变得这么重要 -圣诞树, 礼物,卡片,火鸡,团圆,假期,派对,还有白雪飘飘。 人生一个转弯,有些重要的好像变得不重要了,不重要的好像开始重要起来.... 今早起来,我忘了昨晚思考的问题,匆匆赶去预定两个蛋糕 – 一个要带去明晚朋友家的派对,一个要带去圣诞晚Ed大家族的团圆晚餐。今天不预定,明天一定卖清光!26日晚,和Ed父母吃饭要带的已准备.... 愿祝大家圣诞快乐! Last night, I was talking to myself while I was wrapping Christmas presents…. I still remember vividly how my boss asked me to work on Christmas Day. It was about 10 years ago, ‘Shirley, you are a Chinese, Chinese doesn’t celebrate Christmas, right? You are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明年冬至要做汤圆 !

by shirls 0 comments

前天,一早醒来看到妈妈从马来西亚捎来的短信。那时,我迷迷糊糊,看了也没去多想。后来,逛到一位朋友的部落中,才惊觉冬至将至,是做汤圆的时节。原来,妈妈告诉我,她做了红豆汤圆,很好吃。虽今天才是冬至,不过,星期天弟妹都往外溜,家里提早两天做,一家团团圆圆吃汤圆。 妈吩咐我做汤圆来庆一庆。我随口带过。在外国那么多年,哪记得冬至这回事。虽然,妈妈都会捎来短信,我也是知道就算了。马来西亚的家当然有做汤圆。记得,我每次吃时,妈妈都会来一句,“吃了汤圆就长一岁啦!” 不过,冬至的气氛没过年或中秋的浓厚,只是吃汤圆。不提,我一定不会记得。加上,我这个蛇年出生的,特别‘蛇’,很少帮忙妈妈搓汤圆。不过,我超爱甜食,吃汤圆少不了我的份。 在澳洲,没认识Ed之前,多是自己一个人住。自己一个人吃汤圆,好像更显孤单。加上,日子特忙,所以,我好像从来没在国外庆祝过冬至。 我想,在外国长住,最可惜的是,很多传统很难维持。这可能是千万华裔移民的矛盾。 现在想一想,我真的应该庆祝一下,尤其是在加拿大特别有‘气氛’。这个‘气氛’不是华人‘过冬’过节的气氛,而是,在加拿大,冬天真的正式到来了。‘冬至’,突然变得很有‘身有同感’。冷冷的天气,手上有碗热腾腾的汤圆,多温暖。以前,在马或在澳,这个时候都是炎热当天的。‘冬至’这个字眼对我来说,是没什么意思的。 向Ed提我要做汤圆,他说,我自己吃就好了。他不爱又甜又粘的东西。做了自己一人吃很没趣。加上,考试大过天,我以前也没向妈妈偷师到,真没时间花上大半天来学来找材料来搓来煮。我还是上网看看汤圆图片来庆祝就好了。 以前,有妈妈来维持传统,现在,是我的责任了。不过,我好像不是很称职… 明年吧,明年冬至,我要做汤圆!!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夜,亮了…

by shirls 0 comments

冬天时,尤其是一场大雪后,很喜欢在多伦多市的街上走走。 因为,觉得这里的夜晚,特别光亮。 天是黑沉沉的,不过,城市是闪亮的。 犹记得,我第一次发现这个现象时,是2006年年尾.圣诞刚过。我的第一个白色冬天。 那时,我们刚看完一场电影,已近凌晨。 一走出戏院时,突然发现,夜,好像没黑下来。 我这个热带国家长大的女孩,哪会明白其中的道理。 也不想去思考,只想欣赏,像小孩一样眼睛瞪大大,不停惊叹,‘好亮,好亮!’。 Ed解释说:“大地铺了一层厚厚的白雪。白色,反照所有的街灯,建筑物的灯和圣诞灯饰。明吗?”。 “啊!” 给他一个拥抱,我继续在街上蹦跳。 他摇头,“都不知你怎么进理科班的。” X     X     X     X     X     X 昨晚,从图书馆走出来时,发现,夜,又亮了... 那时,暂不想考试,我心情舒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亲爱的,你的戒指呢?

by shirls 10 comments

“新婚生活怎么样啊?” 婚后,很多人问。 “没什么不同啊。都是一样。” 我觉得这个答案是好现象。 很多人说,婚后,男的女的,都会‘原形毕露’。 还好,我和Ed都是‘坦率’的人。 所有缺点很早前已‘很自然’地表现出来了。 我的小姐脾气,他牛一样的固执。 算了,习惯就好。;) 人人说,结婚就代表互相尊重,彼此接受,缺点和优点,对吗? 这个,我深深相信。 其实,我们已达很高境界 – 爽脆和幽默。 高兴不高兴的,都拿出来讲。谈下谈下,很快就会多了解。 暂时解决不了的,幽彼此一默,笑了后,有些执着好像已不重要。 所以,生活上是没问题的。 除了吵些无聊的,天天都开开心心。 啊!对了,婚后,唯一不同和不习惯的,就是,我们都不爱戴我们的结婚戒指….

Read the ful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