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助游记和提示

加拿大自助游记

A Summer job turned into Million Dollars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Ed带我去尝尝加拿大人的’茅舍’ (cottage) 假期。他朋友的家族在北上靠湖边有一个别致的渡假屋。我们就占了这个便宜也去一起去玩玩。 暂不谈这假期,先要谈去cottage 路上的一件奇事, 也是一个生意奇迹。 话说,四十多年前,在多伦多北部郊外地方,一个父亲担心儿子在暑假三个月无所事事。于是,在一条北上渡假的高速公路(Highway 11) 的路边开了一个简陋的汉堡包档摊给儿子卖汉堡包。只为了他有点事做。此档只在夏天才做生意, 暑假后儿子要回学校上课。怎知,这父亲的生意眼光独到。这汉堡包档摊的生意出奇的好。这四十多年来,成为众多多伦多人在北上渡假的中途充饥站。 当Ed告诉此故事时,我也没把它放在心上。只是,当我们抵达时,我才真正见识到此汉堡包档莫名的魔力。不是它的汉堡包特别好吃,而是它那惊人超级长的两条人龙。排队的人有超过百人以上,而且走了吃饱了的,又有新顾客。队伍一直维持相同的长度。 我突然间感到莫名的兴奋。因为,从没试过这么‘热闹’地排队买汉堡包吃。Ed见到人龙要掉头走。我怂恿Ed留下来排队等。反正,等的时候我可以拍拍照给这部落格。所幸,这汉堡包档已结合现代经营手段。有充足的人手,都是年轻小人,播放流行音乐。一切是那么地有秩序,有效率。不到二十分钟,我们已在吃着新鲜热腾腾的汉堡包。 听说,那个以前的小伙子已是百万富翁。他还在高速公路上建了全Ontario省唯一一个私人公司拥有的人行天桥。天桥的另一边也有一个停车场,这是让回家的人也可以轻易的来吃汉堡包。他也开始包装他们的汉堡包,现在在各大超级市场可以买到现成的。真是有生意头脑! 坦白说,它的汉堡包不过如此。如此的人龙,原来是这些人自小随父母去渡假,这种停在高速公路边享用汉堡包的童年美丽记忆已根深蒂固。在此吃汉堡包是重温那另人追忆的童年。这种回味是外人无法了解的。Ed邀请我们到她cottage渡假的朋友如是。相信跟着她的孩子将来也不会例外地成为这汉堡包档的常客。我想,我也已上了迷。将来去吃时,我会回忆我在多伦多的第一次cottage假期。

Read the full article →
中国自助游记

上海转机时 In Transit

by shirls 7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photo from www.shanghai.gov.cn ) 这次飞多伦多时,路经上海。要在上海浦东机场转机,竟有八小时给我发呆。可恨的是, 我要check out 我的行李,又不可提早check in。我只可在下一班飞机起飞前三个小时check in。虽然,机场内有代放行李的服务。可是,我吝啬,因为受价太贵。 我又担心他们会在我的行李‘搞鬼’,所以只好拖着我两个大大的行李,一个背包和一个laptop, 坐立不安。 浦东机场虽大又先进, 可是还是不够中国庞大人口的需求。在那,很难找到位子坐。一屁股坐了下来就不可以走开,不然位子一定被他人‘享用’。我当然没法坐在一个位子八小时。所以,我站起身走走后,都要再另找位子坐。这可要用上20分钟左右才找到较舒适的。有些洋人不耐烦,干脆就坐在地上。还好机场还算干净。 其实,我对上海有点憧憬。 可能是看太多以上海三,四十年代为背景的电影。 还有,记得有一次, 我在墨尔本的一间上海餐馆见到一张相片。还以为是什么纽约市内的超现代化大厦,后来发现原来在上海拍的。那时起,就想到上海见识它的繁华。要不是我的行李,我到要出去走一走。 虽不全面,我在机场呆了那么久,可给了我机会见到上海人的一些生活缩影。大部分年轻人都穿得很时髦又名牌堂堂, 当然手机更是花样多多。即是阿姨级也不赖。我坐的上海直飞多伦多是新航线。全机舱约八十到九十巴仙是上海人。可见出国旅行或读书或移民已是常事,所以加拿大航空才添加此新航线。坐在我身旁的一 位老太太已是七十高龄,身体健壮,常常各国游玩。她的单程(上海- 多伦多)机票是人民币八千元。我想可能是她在加国生活的女儿付的。可也贵得咋舌。我的来回(吉隆坡-多伦多-吉隆坡)机票要我马币五千多元(即人民币11千左右)就近乎要了我的命。试想整机舱的人一出手就是十多千人民币来回机票,他们的生活在中国该很过得去。 当然,我也见到蛮多穿着朴素的人,可能是从其他省在此转机的。如, 一家大小夫妻两人,爷爷婆婆和唯一的孩子要上飞机出国旅行吧 (或许也是他们的第一次)。 大家一块儿分已准备好的三文治当午餐吃,场面很温馨。还有,一个小哥哥(可能才八,九岁)一手拖着一个小行李,另一手手牵着小妹妹,在机场穿梭。小哥哥有一副厚眼睛,走得有点急促,可能在找父母。让我有点担心。 可惜,这回没得游上海。希望十二月回马时,可以有机会‘见识’上海啦 ! [后记: 后来12月时,在上海过了一夜,写了两篇帖子 – 上海一夜(1) 和上海一夜(2)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中国自助游记

八荣八耻 The Morality of Socialism

by shirls 6 comments

几天前, 我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转机时, 看到这个大大的”八荣八耻” 的海报,特地拍下来“警惕”自己。 还有一张海报是“出国旅行守则”之类的提示。可惜,没拍下来。 I saw the above poster while I was transiting in Shanghai Pud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 It was an interesting poster which listed ‘the eight prides and the eight shames’. The title of the poster was ‘The Morality of Socialism’. The literal translation of the above poster is as followed: (My apology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萍水相逢

一位多话可爱的小姐

by shirls 0 comments

那天,我上我堂妹工作的美容院做脸部护理。 抵达时,有一位小姐已正在接受护理。她正在与为她做护理的美容小姐聊天。 我与堂妹寒暄两句,就躺在护理床上,轻轻闭上眼睛,要好好松懈下来享受,也乘机浅睡。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被一把声音吵醒。 有个女子说:“我真不知有些人怎么可以在做护理时睡觉。我就一定不可以啦!” 原来是旁边那个正在接受护理的小姐。我与她只隔一层薄纱,她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那时,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是不是我太累了,睡时有‘深呼吸声’(我朋友曾说我的不是鼻鼾声,只是深深的呼吸声 🙂 。吵到了那位小姐。 我马上醒来,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留心聆听。 原来,那位小姐是位多话的小姐。她只是说说,并不是特地指我。我放下心来。 她其实很可爱。她一直不停地说,有时是自顾自地说,天南地北地说。 她自己也承认,她很爱说话 – “我工作时,只是一个人对着电脑,好闷。只要有人时,一定要说个‘够本’来舒发舒发。嘻嘻!” 她说得高兴时,还会拍拍美容床。 她说,她既使是一个人看电视也会自己说话 – “哎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坏。”,“有没搞错,结局怎么是这样!”,“他好帅!” 听她说话, 有许多‘故事‘好听 – 有她一个上司的前半生,有一部日剧和一部港剧的故事,有美容小姐男友的工作状况 (她单刀直入地问美容小姐许多问题),等等。 美容小姐也很温柔地,适当地附和,或有问有答。 她一直说到三个小时的护理结束。她做完护理后,竟留下来等我。我想到,她提起过,她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护理,她从来没见过其他的人也在旁。可能是好奇,要看看我。 我做完护理后,她对我微微地傻笑,却没开口要交朋友,是害臊吧。我回笑,却也不知从何谈起。 虽没谈上话,她很可爱,这个朋友,我算是心交了。 可不知,她这么爱说话的姑娘,有没有好朋友。 这个社会,越来越隔离。工作时,对着电脑。回家时,一人独居,对着电视或又是电脑。 难怪听说过,有人喜欢常常去理发店或美容院,至少有人会听他们说话。 希望这位小姐除了美容小姐,还有可听她说话的好朋友。 希望她不会感到寂寞。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巴刹生活 ’Pasar’ Life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巴刹 (pasar) 是个马来词,意为市场。马来西亚华人也通用此词在日常对话。 巴刹对马来西亚人来说可是生活中不可欠缺的一部分。当然,在许多庞大购物中心林立后,巴刹可能已不是大多数人的最爱。可是,我家还是保持着对巴刹的偏爱, 我家还是巴刹的忠实支持者 🙂 巴刹有两种- 一为早市(pasar pagi),另为夜市 (pasar malam)。通常,早市每天都有,一大早至中午。夜市则只一星期一次。马路会被封锁来给巴刹小贩摆档摊。 我家一早醒来,就会到巴刹吃早餐。家里的新鲜肉菜都是从巴刹采购。虽然未必符合先进国的卫生标准,可我们已习惯了,也很少有食物中毒之事。 晚上,工作后则会到晚市巴刹逛逛解压。吃小食,买便宜货,捡些盗版电影等,不亦乐乎。虽然,我家附近的夜市巴刹一星期只一次。在其他的夜晚,我们有时会跑到邻近花园的巴刹逛。 在澳洲住了那么多年,我对巴刹仍未‘忘情’,尤其是夜市巴刹。可能是我太爱它的小食了。我不管吃相如何不雅,我还是忍不住,一边逛一边吃 😉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很多人也如是。 通常我不爱拥挤的人群,也不会想买什么,可却爱逛。因为吵杂的叫买声,讨价还价的声浪,小食的香味,耀眼的灯光,让我感觉到勃跃的生命力。 所以,我很喜欢墨尔本在夏季举办的街头节庆 (street festival) 或夜市场。在马,就如每星期都有,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拉阔音乐,可算美中不足吧。 Ed说,多伦多在夏季也有许多街头节庆, 让我好期待! 我妈妈买肉 My mother is buying some fresh meats. 顾客等待着他们的炒面。Customers are waiting for their fried noodles takeaway.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自助游记和提示

3 Questions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最近飞得频密。每到一个城市,与朋友见面喝茶时,朋友都会问以下三个问题 : 你这次从哪里来? 你将去哪里? 你这次来此是为什么? 我的答案通常如下: 加拿大,马来西亚或澳洲 如上 见家人,见男友,工作,为学业或转机 我飞得有点累了。开始期望比较有规律的生活。

Read the ful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