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start_lvl(&$outpu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end_lvl(&$outpu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start_el(&$output, $commen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object, $depth = 0, $args = Array, $current_object_id = 0)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end_el(&$output, $commen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objec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萍水相逢 - 自助旅行/美食博客,海外生活 Shirls 四海为家

萍水相逢

移民故事

那一个愁容

by shirls 6 comments

这篇帖子是在写了那一个笑容两个月后写的 ( 2007年4月)。忘了当时为什么没贴上部落,或许是希望有一天会再见到他们,或许希望到时会听到一个好的结局吧。可是,我从此没再遇到他们…希望他们已习惯加拿大的生活…

(继那一个笑容)

几天前,在公寓的电梯看到一张布告。

我们的公寓管理员和他也是公寓管理员的太太已不在这里工作。

布告的语气不太友善, 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Read the full article →
移民故事

那一个笑容

by shirls 10 comments

最近,进出公寓时,常遇到我们的公寓管理员夫妇。丈夫的样子壮实忠厚,太太则漂亮高挑。Ed说见过他们的孩子,我则没见过。

在多伦多,公寓代管公司通常会聘请一对夫妇来管理公寓内大小杂事。他们的薪水不高,不过则可免费住在公寓内的一个单位。这对夫妇看和听起来像是从中国移民来的。他们很害臊,也很忙。所以,我从来没机会和他们聊过天。回想一下,他们搬进这栋公寓工作有两年了吧。想着想着,让我想起他们之前那一对也是从中国移民过来的夫妇….

把我两年前写的有关帖子拿出来看看。原来,后来我也写了一篇后记,不知为什么却没贴出来。明天才贴那篇吧。今天,想起两年前那个笑容...

Read the full article →
中国自助游记

上海一夜 (2)

by shirls 13 comments

终于,有时间写写在上海一夜的感想。 其实,等到我们把误机的一切手续办好后,时间已不早。虽然,我和一位在机场认识的朋友已累坏,也不要放过看看上海市的机会。我俩从酒店,乘了四十五分钟的德士,到了上海市著名的南京路。 我都看到了 – 看到上海的繁华,看到上海夜亮丽的灯光,看到上海人(至少是在南京路逛街的上海人)蛮不错的生活。 不过,我不想写城市,倒想写一写德士司机的故事。 —————————————————————————- “去哪啊?” 德士司机问 。 “去南京路。我听说车费约 150 元。” 我上德士前已向酒店柜台小姐查询过。先咬价,是避免被欺骗。 “嗯。对,约150元左右。” “那好。” 价定了,我就转过头和朋友谈天。 “小姐,你们什么时候要回酒店? 要不要我来接送你们?” “咦? 你来接送? ” “对啊! 你给我一个时间,我来接你们回酒店。我算你们便宜点。只收 150 元。一过了晚上十点,别的可要你200元哟!” 我们半信半疑。可是,想了想,不管是200元或150元是真是假,如果他来接送就方便多了。而且,他人看起来不像坏人。于是,答应了。 ——————————————————————————— 十点半,德士司机准时来接我们。他的车停泊在一旁。我惊讶地问:“你在这里等我们等了两个多小时?” “ 我跑了一圈,赚了60元。” 他用手比一比,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我刚刚去喝了杯茶。” 在回酒店的路上,我才知道原来他不是道地的上海市人。他原是崇明岛的农夫。为了生计,带了妻儿来上海找吃。难怪他看起来那么地朴素,一种打从心底里的朴素。 一提到崇明岛,他就很自豪。他告诉我,崇明岛是中国第三大岛,很美很美。他是要回去退休的。 当我问他在上海的生活如何,他答不错。有想家吗? 没关系,崇明岛不远,一个小时就可以回家乡了。 到达酒店时,德士内的计程表为135元。我们给他150元, 他还要找钱给我们,我们说不用了。反正我们说好了是150元。他很高兴。 那时,我有点内疚。因为,我起初将他看成狡诈的城市人。 同时,我也很欣慰,因为我在繁华大城市中见到了难得一见的纯朴….. 见到了一个背井离乡的小市民想过好一点的日子的纯朴之心….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萍水相逢

一位多话可爱的小姐

by shirls 0 comments

那天,我上我堂妹工作的美容院做脸部护理。 抵达时,有一位小姐已正在接受护理。她正在与为她做护理的美容小姐聊天。 我与堂妹寒暄两句,就躺在护理床上,轻轻闭上眼睛,要好好松懈下来享受,也乘机浅睡。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被一把声音吵醒。 有个女子说:“我真不知有些人怎么可以在做护理时睡觉。我就一定不可以啦!” 原来是旁边那个正在接受护理的小姐。我与她只隔一层薄纱,她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那时,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是不是我太累了,睡时有‘深呼吸声’(我朋友曾说我的不是鼻鼾声,只是深深的呼吸声 🙂 。吵到了那位小姐。 我马上醒来,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留心聆听。 原来,那位小姐是位多话的小姐。她只是说说,并不是特地指我。我放下心来。 她其实很可爱。她一直不停地说,有时是自顾自地说,天南地北地说。 她自己也承认,她很爱说话 – “我工作时,只是一个人对着电脑,好闷。只要有人时,一定要说个‘够本’来舒发舒发。嘻嘻!” 她说得高兴时,还会拍拍美容床。 她说,她既使是一个人看电视也会自己说话 – “哎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坏。”,“有没搞错,结局怎么是这样!”,“他好帅!” 听她说话, 有许多‘故事‘好听 – 有她一个上司的前半生,有一部日剧和一部港剧的故事,有美容小姐男友的工作状况 (她单刀直入地问美容小姐许多问题),等等。 美容小姐也很温柔地,适当地附和,或有问有答。 她一直说到三个小时的护理结束。她做完护理后,竟留下来等我。我想到,她提起过,她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护理,她从来没见过其他的人也在旁。可能是好奇,要看看我。 我做完护理后,她对我微微地傻笑,却没开口要交朋友,是害臊吧。我回笑,却也不知从何谈起。 虽没谈上话,她很可爱,这个朋友,我算是心交了。 可不知,她这么爱说话的姑娘,有没有好朋友。 这个社会,越来越隔离。工作时,对着电脑。回家时,一人独居,对着电视或又是电脑。 难怪听说过,有人喜欢常常去理发店或美容院,至少有人会听他们说话。 希望这位小姐除了美容小姐,还有可听她说话的好朋友。 希望她不会感到寂寞。

Read the ful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