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start_lvl(&$outpu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lvl(&$outpu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end_lvl(&$outpu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lvl(&$outpu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start_el(&$output, $commen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start_el(&$output, $object, $depth = 0, $args = Array, $current_object_id = 0)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Warning: Declaration of thesis_comment::end_el(&$output, $comment, $depth, $args) should be compatible with Walker::end_el(&$output, $object, $depth = 0, $args = Array) in /home/shirlsch/public_html/wp-content/themes/thesis_185/lib/classes/comments.php on line 0
药剂见闻 - 自助旅行/美食博客,海外生活 Shirls 四海为家

药剂见闻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考试过关.感情胜出

by shirls 23 comments
Thumbnail image for 考试过关.感情胜出

photo from : guardian.co.uk

我好像忘了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 我考试过关啦!

这个试是为了拿加拿大的药剂牌而考。这只是第一张试卷。接来,还有三张。即使都过关,还需做实习生至少一至两年,才可正式拿那药剂牌。

当初为了Ed来加拿大时,已知道这过程的累人和不值。起初,还以为我可免一,两个步骤。因为我在澳洲受大学药剂教育和训练,和当了近十年药剂师。加上,澳洲和加拿大的医药环境很相近,又同用英语。可是,我还是逃不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愿祝圣诞快乐 ! Wish You All Merry Christmas !

by shirls 11 comments

昨晚,我一边包圣诞礼物,一边在自言自语.... 记得,约十年前,我药剂行的澳洲洋人老板问我,“你是华人,不庆祝圣诞的,对吗?你是佛教徒,不庆祝圣诞的,对吗?那你在圣诞当天上班一定没问题吧?"这哪是问我,简直是要我内疚,要我上班 (注:我是那间药剂行唯一的亚裔药剂师。那间药剂行365天都开足13个小时)。 我心里算一算,“哗!十三个小时,双倍工钱,即可赚二十六小时的工钱。划算划算。” 那时,我刚大学毕业,穷,又要学人储钱旅行,傻。我假装推迟一下,就答应下来了。反正,我是真的不庆祝圣诞的。接下来的五,六年,我的圣诞都是在店铺里过,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十点。我一点都不在意,顾客很少,很空闲,不难挨过。 一直到四年前,圣诞还是与我无关。没想到,现在,圣诞突然变得这么重要 -圣诞树, 礼物,卡片,火鸡,团圆,假期,派对,还有白雪飘飘。 人生一个转弯,有些重要的好像变得不重要了,不重要的好像开始重要起来.... 今早起来,我忘了昨晚思考的问题,匆匆赶去预定两个蛋糕 – 一个要带去明晚朋友家的派对,一个要带去圣诞晚Ed大家族的团圆晚餐。今天不预定,明天一定卖清光!26日晚,和Ed父母吃饭要带的已准备.... 愿祝大家圣诞快乐! Last night, I was talking to myself while I was wrapping Christmas presents…. I still remember vividly how my boss asked me to work on Christmas Day. It was about 10 years ago, ‘Shirley, you are a Chinese, Chinese doesn’t celebrate Christmas, right? You are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新年愿望 New Year Resolutions

by shirls 12 comments

不知你们是否有许新年愿望?是否有定新年目标? 听说很多人都没怎么许愿定目标了。或许是因为目标常无法完成,经历太多的失望,所以,以一切随缘的心态来迎接新年就是了。 我嘛,则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地又许愿又定目标。还没认识Ed之前,我在新年除夕都不出门。当很多人在外派对疯狂尖叫时,我则留在家中,回顾过去的一年学了什么,和思考在新的一年想要做些什么。这是我为新年倒数的一套。 有个目标,生活有了个重心点,我做起事来也加把劲。今年没完成,没关系。尽了力就好了。明年再努力。我也常不能依时完成愿望。但都没放弃,一年年地做,至到完成为止。 可是,当Ed知道我这个除夕夜不出门的‘习俗’时,他几乎要喷饭,觉得我又‘畸形’又天真。他觉得生活不用太认真。于是,过去几年的新年除夕,他都有事无事地拉我出去凑热闹。 今年,碰巧我俩分两地庆新年,我没太失望,反而有点期待。因为,我又可以遵守我以前的‘习俗’。虽然,我和Ed出门狂庆新年后的第二天,我依然会写目标。可是,好像还是在除夕晚写下的较进心坎里。 好啦!我长篇大论了一番,其实是想和大家分享我在除夕夜写下的新年愿望和目标。 第一,当然是希望家人个个身体健康快乐,一家和乐,出入平安。世界和平,真的不想天天打开报章都要伤心好一阵子。至于, 要有健康,就要努力经营。所以,新的一年,我和Ed要吃得健康,少在外吃。要多褒汤,多煮中药调身体。 第二,爸爸生意顺利,Ed事业顺心。这个嘛,我虽帮不到,但我希望自己少发小姐脾气,不唠叨,做好家务。这样Ed回家时,可以好好休息恢复。(我怎么变成了个家庭主妇?哈!别问我,我自己也很惊讶!) 第三,今年我决心考取加拿大的药剂执照。要拿执照,就有好几个试要考。最令我头痛的是,考试范围竟包括所有以前大学的科目。大学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很多日常工作不需用到的死板知识已忘了。现在要重考,真讨厌。没办法啦,我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要面对了。 第四,这两,三个月在马,要好好跟爸爸偷师,学好中医的临床经验。等我一拿到加国的永久居民证,就要跟多元诊所租间房来开始看病。虽有点战战兢兢的,可我已做好心理准备,知道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有自己的病人。没关系,不踏出那一步就永远前进不了。还好,Ed也很支持我。 第五,今年,我想开一个新的部落。新部落和这个日记式部落有点不同。在新的部落里,我希望分享一些中医保健常识。写写对中医的体验和思考,还有提供一些容易在家烹煮的草药茶剂。希望你们也会捧场啦。 等新部落概念较完整时,会告诉你们多些。如果新部落受欢迎,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集合成书啦。嘻嘻!我又在发白日梦。至少,如果我的永久居民证申请继续拖延,我不可以工作时,我有个可以努力的目标。 暂时这么多。其实,我还有几个愿望。不过,知道自己性格不专注,很容易分心。定下越多目标越难实现,这个做一点,那个做一点,到头来什么都没好好完成。所以,今年五个就好啦。如果,我懒散了,或想要半途而废,或开始分心时,希望你们会提醒我,会为我加把油。嘻嘻!我太了解自己的弱点了。 你呢?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愿共勉之。 Sometimes, I wonder if others do make New Year resolutions or set goals for the New Year. I have heard not many people do these anymore, and Ed is one of them who could not care less about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着凉了的药剂师 A pharmacist who caught a cold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气温出奇地热,约30度,是破了这几年来秋天最热的记录。 怎知,两,三天后,气温突然降到12至14度,还下大雨和刮风。 Ed说,这才算是平常的秋天天气。 可是,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是着了凉。 我想, 是那天我去上法文班淋到雨时开始的。 头痛鼻塞,呼吸不到,最受不了,什么心情思绪都没了。真讨厌! 没什么,只是很少感冒,没想到这么辛苦,要发发牢骚。 要提醒自己,下回工作时,要对着凉的病人多点爱心。 还有,去药剂行买一些帮忙通鼻和润喉的糖果时,看到一些无助的病人。 在加拿大,感冒的药物和其他商品摆在一起。 即,自己拿就可以了,药剂师不过问。 病人看着一大堆的药物,抓头也不知什么才好。随手拿算了。 我看得心惊,真想问他 – 你有高血压吗? 有高血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 真想告诉他 – 这个会有头晕的副作用,用时,最好不要开车。等等…. 在澳洲,感冒药物的买卖都要经过药剂师或药剂师的助手。 主要是要帮助病人选最适合和对他们最安全的药物。 虽然,有些病人都会很不耐烦,怎么药剂师有那么多无谓的问题。 可是,小心能驶万年船。 感冒不是大病,它的药物虽大都安全,可是还是有副作用。 用得不妥当,是对身体有害的。 像在这里,病人可以随意买,虽然没澳洲那样啰哩啰嗦,可是看得我很担心… 没办法,我这个着凉了的澳洲药剂师还有一病 – 职业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Jazz on Saturday

by shirls 7 comments

老板下星期一渡假回来, 我的上班生活也即将结束。(也希望我会有多些时间写部落啦:) 那一星期60个小时的工作,每天只少两个小时的来回车程,和那帮老板全权照顾他的店铺的重重责任把我累坏了。 所以,没了重重的工作负担,昨天上班时, 我的心情特别好。 从下星期开始, 我就将会专注于完成学业。 一星期我只做一天工,其他四天要上诊所实习和准备考试。 心血来潮下,把药剂店铺内通常播的流行音乐的电台关了。 扭去了我喜欢的PBS电台。 因为,我非常喜欢的星期六节目正在播放 – Jazz on Saturday 突然间,药剂行的气氛变了。 没了那重复又重复,和“吵”得我头痛的流行曲,却是那醉人的爵士音乐。 当然,音乐这种东西,见人见智。 我想,顾客可能会觉得古怪,一定以为进错了爵士bar,而不是药剂行。 店铺内的职员还喜欢。一位说,她感觉就像在一家昏暗的爵士bar内喝喝红酒, 听听音乐。 当然,我们仍很认真工作 (我老板有时也会看看我的部落 :p ) 可那爵士音乐倒令我” 前所未有”地“享受” 我的工作。 原来,音乐的魔力真的很大 ! 或许,你也该试一试。如果工作允许的话,听一听你喜欢的音乐,你也可能会爱上你的工作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药剂见闻

无孔不入的制药公司 Pharmaceutical Companies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前几天,写了一篇短文,其中一个标签(tag)是药剂及pharmacy。 不到半小时, 就有个留言。开来看时,原来是个网上药剂公司的,也留下了它的link。当然,这是它们的推销手段。蛮不满的, 马上把pharmacy的标签除去。 Ed说,很可能是他们编写了一个电脑程序来自动搜尋,自动留言。我想也是。 做了这几年药剂师, 也看过了种种的推销手段。例如,新药一出,drug reps (representative) 就常常到访诊所及药剂行。 刚开始时,还算是给医生及药剂师多些新资料。 来得多,又送笔啊, 纸的, 等等的文具。这些文具上都有他们产品的商标。 在一些国家,还可以上电视或电台打广告。(在澳洲不能, 只有治伤风感冒等小病的药才可,其他不行。)这种潜移默化地影响,就是他们的推销手段。还有更多的在这也不便多谈。 加上,自一些网上药剂公司成立后,就更糟糕。我相信很多人都有收过他们的电邮,如便宜地卖 “伟哥”之类的药物吧。这些药物,如用得不适当,都有很多的副作用。 可悲医药已变得这样商业化。我身为药剂师,不否定药物的效果。可是,制药公司推销得越多, 病人就更依赖药物 (下次会谈谈这种心理)。这种恶性循环要不得。也没办法,他们有雄厚的资金。 没想到, 连我这个小小的部落也不放过。果然是,无孔不入的制药公司。哀哉!

Read the ful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