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节大日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Busy with TIFF

by shirls 2 comments

最近,为了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忙着看电影和自愿工作,还有花了很多时间排队, 好累,也没什么时间写部落。 明天是电影节的最后一天, 我还有三部电影要看。 共看了十一部电影吧。嘻嘻!和一些疯狂影迷来比较,我只是个小小影迷。有些人在十天内,会看上四十多部电影。我没这种耐力。 除了看电影,倒是在电影节的自愿工作里学了和看到很多东西。真的是一个新体验。接下来几天,我会在这部落慢慢地回味和记录下来。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TIFF = Line up

by shirls 4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现在说说,多伦多人如何为TIFF疯狂,如何为TIFF排队。 我买了10张票的TIFF package。原来,买10张票package的人 有优先权。所以,在电影节未开始卖票给大众时,有10张票package的人可以拿表格填写要看的电影。表格要在规定时间内交还。接下来,会以抽签方式来分配入门票。天啊! 这是什么游戏条规! 我起初觉得很夸张。文艺片不是没人看吗?(可能只是亚洲吧)现在看电影买票竞然像买‘万字’,要看‘中不中奖’。 可是,当我看到长长人龙排 队拿表格时,我才了解到多伦多人的疯狂。我只好乖乖遵守游戏规则。接下来的日子,都与排队有关。拿表格要排队,交还表格要排队,拿票要排队。最令我伤心的是,花了那么多时间排队,我最想看的两部电影没‘中奖’ – 李安的《色,戒》 和夺康城电影节大奖的< 4 months, 3 weeks, 2 days> 。 至于没买10张票package的人,则在票都给人‘选光’后,在9月5日才可以买票。听说Ed的一个朋友去年早上5点钟开始排队。即使是网上购票,你还是要去拿票, 还是要排队。这两天,我要去换票,排了近一个小时的队。队伍长到要排在建筑外,烈日风吹雨打是你的事。 有趣的是, 有一种票称Rush ticket, 也与排队有关。如果,某些电影的入门票卖光了,你还有一线希望, 即是在电影开映前开始排队。在电影开映前的十五分钟,工作人员会进场算空位子,将这些空位子的票卖给排队的人。可是,人人都会这样想啊!所以,如果要看热门电影的话,最好开映前的一个小时前就去排队,机率才较大。我正在认真考虑要不要去排《色.戒》的队。Ed说我也疯了 ! 因为再过两个星期《色.戒》就会公开放映,何必急这两个星期。说得也是。 这是因为,有很多电影 [包括《色.戒》],可能是全球第一或第二次播放 (有些电影在刚过的康城电影节被抢先播放了),人人都要一睹为快。 人嘛,就是这样丑陋,什么都要比别人抢先一步,管他是不是真的喜欢那部电影。当然,也有很多人真的爱电影或希望有运看到心依的偶像。像我,不急那两个星期,可是想一睹李安大导演的风采。 话又说回来,你即使有了入门票,电影开映前十五分钟没赶到,你的位子会给人拿了。加上,票没座位号码,先到先选位。所以,最好在开映前至少半小时前就开始排队,才可拿到好位子。 所以, 我认为,TIFF 也等于排队。要看电影,先要训练有这份耐心排队。这叫做 ‘this is part of the experience !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TIFF = Superstars

by shirls 1 comment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每年一度的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今天开锣了!(在此简称TIFF) 在墨尔本那么多年,几乎每年都是墨尔本国际电影节 (简称MIFF) 的忠实影迷。现在,我在多伦多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啦。这次不但会是观众,还会是自愿工作者。 起初,我其实一点都不了解到TIFF的重要性。虽然,Ed一直告诉我TIFF 有多大,多重要等。我都不爱听,因为,在我心目中,墨尔本的任何东西都比多伦多好,包括电影节。哈! 我当然只是硬要拿来吵的啦。 先不谈电影, 这几天, 我是见证了TIFF的大排场 – 来参与的明星明人,粒粒闪闪耀眼。有Brad Pitt, Cate Blanchett, George Clooney, Jodie Foster, Uma Thurman, Jude Law, Jake Gyllenhaal, Reese Witherspoon, Keira Knigtly, Helen Hunt, Charlize Theron, 李安,梁朝伟, 等等等等!! 声势庞大!这个嘛, 真的比MIFF大上好多! 🙂 我嘛,不舍得付钱去买很贵的开幕典礼之类的票,也未必买得到(因为很多已被抢光! ),所以没有福份看到这些闪亮亮的明星。 好玩的是,各大报章已列出名人爱逛的几条街来给影迷‘追星’。我想,我心血来潮时,可能会去碰碰运气吧。其实,我只认得以上几个,就算给我碰上其他大名人,我也未会认得。如我不认识的明星被人围着索签名,我可能也只会好奇伸一伸头,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TIFF-美美的剧照 Beautiful Images

by shirls 5 comments

TIFF (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是多伦多国际电影节的简写。 近几天, 它令我疯狂, 令我忙! 暂不多写, 忙着研究上映的电影。 先贴上一些美美又有点悲悲的 (除了最后一张)的剧照。 TIFF is the shorthand of Toronto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 I am crazy about it and am busy researching on films that show at TIFF. Let’s me share some of the beautiful yet depressing (except the last one) images from the films first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The ‘G’ Party

by shirls 4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上个星期六,穿上租来的阿拉丁神灯女郎的衣服,去赴一个名为 The ‘G’ Party的生日派对。名为The ‘G’ Party是因为生日的朋友的名字是Grace。她要出席者穿上第一个字母为G的人或物。例如:gingerbread man, gorilla, 等等都可,不过不可以是 girl, gentleman 等没创意的。 这可把我搞得头疼了好几天。和一些朋友讨论过后,最后决定做阿拉丁神灯女郎, 英文名为genie 🙂 这算是我的第一个服装(costume)或主题(theme)派对。蛮好玩的。 派对上,有gangster, gordilocks, gynocologist, gardener, George Bush 等等。可是,我觉得自己好像很难看,所以不便将相片贴在此献丑 😉 这种派对在澳洲蛮流行的。我曾被邀请到一个以Bollywood为主题的派对。我原先很开心,因为正好可穿上我在尼泊尔买的sari。可惜,派对地点很远和那天下个倾盆大雨,我没法出席。听说,很成功。 一个朋友告诉我,她曾参加过一个主题为中世纪的派对。生日主人租了一座古堡,写了一部中世纪的古堡奇案。被邀请者有特定的角色和对话。不但都穿上了中世纪的服装,还要扮演各自的角色。虽花了很多工夫,可是回味无穷。 现在,因为这个G Party,我突然变得幻想力丰富。我开始幻想我的35 岁和40 岁的生日派对。 我要的35岁生日派对的主题是以60年代的上海为背景。我希望女性出席者都穿上旗袍,男性穿上西装,就如我喜爱的电影 《花样年华》一样。最好在一间有60年代上海味道的餐厅举行。餐厅内有以往流行的花样设计的墙纸。吃60 年代上海的食物,播60年代的音乐。 我要我的40岁生日派对的主题也要是Bollywood。出席者会穿上印度服装。我们坐在地上,用手吃印度咖哩,听Bollywood音乐和跳Bollywood舞。 哈哈! 一定很好玩! Ed说,我要怎样搞就怎样搞,可是我不可以逼他穿上古怪服装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厨房羞事

劳动节大吃会 Family Party on Labour Day

by shirls 9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爸爸很爱热闹,尤其喜欢一家共聚的气氛。 难得劳动节(五月一日)公共假期,我又在马,就邀了二舅母和堂弟妹们来我们店铺开大吃会。 [嘻嘻! 抱歉,我爱吃,我爸爱吃,我男朋友爱吃 :)写了那么多篇有关美食的贴字,还是要写,而且会继续吃,继续写 :)] 爸爸早在几天前已想好要煮什么。 当天一早去甲洞菜市场 (巴刹)买材料。 回到家就大显身手做大厨,誓要煮出一顿人人举起大姆指赞好的美肴不可。 我也不多说了,贴上几张照片,让你们评, 也让你们羡慕吧!:P 坦白说,老爸煮的咖哩好吃过我的 ! 姜是老的辣 !也难怪,在马买得到新鲜的椰浆和好的咖哩浆。(给自己找藉口:) 还有, 二舅母的甜麦粥加蜀粒, 妈妈的红豆沙……甜品,我的最爱! 哦! 有一件事要提,妈妈和二舅母说,咖哩鸡是不加pandan叶的 ,咖哩叶已够了。原来,是我自作聪明(见生日和饯行晚餐):p 。我被揪出狐狸尾,推搪说多伦多买不到咖哩叶! 这倒是真的。只是,不好意思,误导大家。 抱歉。 可是,当我读到,在劳动节当天,美国,澳门和泰国都有劳工为争取一些权益游行示威。我们却只是快快乐乐吃了一天 (看我的堂弟们吃得多开心),而感到一点点的内疚。

Read the full artic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