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自助游记

滨湖尼亚加拉 Niagara-on-the-Lake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次提到去尼亚加拉大瀑布 (Niagara Falls) 时路上的一个精致小镇, 它是著名的滨湖尼亚加拉(Niagara-on-the-Lake)。它约有两百年历史。在1996年, 它在全国城市美化比赛中(在它相对人口的组别中) 获得“加拿大最美丽的城镇”称号。在2004年,它的古镇也被宣布为国家历史保护区。 它座落于尼亚加拉河和安大略湖(Ontario Lake) 的汇合处。天气好时,在那平静的湖的对岸可以见到多伦多。镇上许多漂亮的房屋都有bed & breakfast的住宿。因环境优美和幽静,听说是情侣常到的地方。 它的古街(Queen St) 有许多餐馆,精品店,甜品店,咖啡馆,食品专店等。总的来说, 大多数店铺没什么特别, 可是胜在街上有点古色古香的味道。有一间很古老我最喜欢的店铺是苹果糖店。当我见到那大大粒可爱的苹果糖(下图右上和左下)时,我高兴得几乎跳起来。这种糖通常的做法是将整个苹果浸入巧可力浆或其他糖浆中,再点缀上一些花生之类的。但我没试吃,怕胖! 镇的邻近也有很多很出名的葡萄酒酿造厂。Ed和朋友试过在这一代踏着脚车一间间酿酒厂试酒。试完酒后,就停在这个小镇级继续喝酒!这种葡萄酒脚踏车假日旅行 (Wine Testing Bike Tour) 在夏天很流行。原本今年也要去,可是我不太有信心在马路上踏脚车,可怜的Ed 也不去了。 除了滨湖尼亚加拉 (Niagara-on-the-Lake) , 路上还有一些景点,如: 尼亚加拉大瀑布 的水力发电厂 (下图右下),古老的萧伯纳节戏院 (Shaw Festival Theater),蝴蝶保护室等。可是时间有限,我们没一个个游。 倒是有一个有趣的景点 – 花钟 (Floral Clock), 是由成千上万朵小花制成的钟。其实,没什么特别,只是不知为什么就是有很多游客围着看。我们去看是因为我曾看过Ed家人一张很旧的照片,是他们三十多年前刚移民来时拍的。这张照片就是在这个花钟前拍。我和Ed是来怀旧的。可能有些游客也是因此而来吧。这刚好配上了这花钟的另一个称呼 – A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自助游记

Finally, Niagara Falls !

by shirls 25 comments

上周末的天气突然变好,我和Ed趁机出门跑跑。这次我们去Niagara Falls (尼亚加拉瀑布)。来了这么久,终于要去见一见这世界闻名的瀑布。其实,它离多伦多很近,约一个半小时车程。只是,Ed一直懒得带我去,常说没什么好看的,它那里太过商业化, 我不会喜欢。但住在多伦多,哪可没去过Niagara Falls呢。我坚持,Ed只好照办。 反正靠近,那天我们睡迟些才出发。刚好可以停在一个精致的小镇(Niagara-on-the-lake) 吃午餐(我迟些才写这个小镇)。午餐后,继续上路。一些时间后,我见到远处有几座很高的建筑物。 我问Ed, 那里是什么地方,是美国吗?建筑物很丑。(注) Ed说,我们到了Niagara Falls 啦! 我吓了一跳。我还以为我们会驾车进一个树林,跟着要徒步进去才可见到Niagara Falls。我见过许多瀑布,我都是这样走进树林看的。没想到Niagara Falls就在一个小城市边。你站在石头围栏前看,它离你就那么近。你的背后就是高高的赌场,娱乐场和很多高尚酒店。还有那汹涌的人潮。我虽有点失望,可是壮观的Niagara Falls也真是名不虚传。我也不多说,我用相机拍了一两分钟的video给你们看。 是不是很奇怪的组合? 无论如何,Niagara Falls本身没让我失望。它虽不高, 却是世界最宽的瀑布之一。它的流量(每分钟168,000平方公尺的水份)也是世界数一数二。站在那,听它威武的吼叫声,看它努力不懈的毅力,震撼心灵。 我们在那呆到傍晚,很幸运地看到很漂亮的粉红晚霞。约七点钟左右,天开始黑时,有几盏强光灯照在瀑布身上,白,红,青,蓝地每隔十五分钟换一个颜色。为它增添多一份神秘感。 回家时, Ed说,见过啦。不需要再来了吧。 嗯,我回答。 他加一句,下次你的家人朋友来时,你自己带他们来好了。 我说好…… (注:Niagara Falls 位于美国和加拿大边境)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Sew Addicted

by shirls 7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自半年前在多伦多学了个裁缝初学者课程后,就开始喜欢上缝纫。 这次在此也难得有闲空时间,也就拿了个中级裁缝课程来上上。 这几个星期来都学得很开心。也终于忍不住买了部缝衣机。我爱不释手。 妈听了,好笑。我啊这个人一直都很男孩头,怎么现在竟爱上缝纫。 我有些朋友也不敢相信我这个到处乱跑的人会肯坐在缝衣机前。 还有,我常是个三分钟热度的人。 记得当编织很流行时,我曾学过编织围巾。 可是,我太没耐心,觉得编织都是重复同样的动作,我很快就闷坏了。 所以,没两下子,我就放弃不学了。 我买的那一大堆的漂亮棉线就只好躲在储藏室中不见天日。 但我对自己说,缝纫有点不同。 它虽也需耐心,差别是每个步骤都不同,过程有趣多了。 有时也很考脑筋,例如:我很喜欢学习将那平面的布料变成立体的衣服。 最近,我看的书,上网查阅的都与缝纫有关,逛的也是布料店铺。 总之,我有点点上瘾了。 我想,这次我会继续学下去的… 希望我不会又半途而废啦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两人四部电脑 Two Persons Four Computers

by shirls 13 comments

这一,两天忙着修整我那部老远从澳洲运来的宝贝IMAC。 这IMAC很旧了,卖不了多少钱,也不舍得卖,所以就运来了。 最近,因常各个国家到处跑,没电脑很不方便,我买了部便宜的laptop。 在多伦多,Ed已有了两部电脑 。 昨天才说环保,今天惊觉我们家两个人却有四部电脑!! IMAC 还没到前,Ed晚上回来家时,他坐在desktop 前,我坐在laptop 前(左图),各自上网。 现在,我的IMAC到了,更糟!我们各有各的电脑书桌。 晚上,就坐在厅的两个角落各自对着电脑。 妈有点担心,问我们是否还有和彼此说话。 哈! 当然有啦。 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这种生活有点荒诞 ! For the past few days, I have been busy with setting up and reorganising files in my IMAC from Australia. This IMAC is quite old, not worth too much to sell, and it has lots of sentimental values.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有感而发

古怪天气 The weather is weird…

by shirls 14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这一,两天,好多了。鼻没那么塞,可以顺畅呼吸了。真开心! 其实,想得仔细些,着凉事小,只是发牢骚。可是古怪气候令人担心。戈尔最近因在温室效应的努力拿了半个诺贝尔和平奖。撇开政治不谈,环保问题又开始被关注。 在此, 我想谈谈我自己的经验和观察。先谈多伦多。据天文气象计算,秋天约在9月21日正式降临多伦多。可是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气温却多像夏天的气候, 有时高至三十度。在网上查到,过去几年的同一天的平均温度约在15至18度。至到这几天天气突然变冷,才较像秋天的天气。 我去年的圣诞在多伦多过,还以为会是白色的。怎知,那天,阳光普照。第一场雪在12月28日才下。听说,这几年来,多伦多的圣诞节已不再是白色。去年冬天,天气一向较温和及较少下大雪的温哥华竟下了好几场暴风雪,成为新闻头条。有许多房屋被破坏了,因为那儿的房屋建时没想到会下暴风雪。苦了那边的人。曾读到一篇调查,加拿大人愿意缓慢强劲的经济以捕救令人担心的环境问题。 记得去年, 当我将要去香港和回澳洲时, 先和香港及墨尔本朋友通电话以安排行程。问起他们那里的天气如何时,得到的答案都是- 这里的天气有点怪。总结一句:该冷时不冷,该热时不热。我在香港时,湿度高达90巴仙。难怪我朋友的妈妈在香港有风湿病,在澳洲时就没有。 澳洲这几年来都面对旱灾和可怕的森林大火。怎知,约在今年七月左右,突然下了好几场豪雨。水坝水位上升了,是一件好事。可是,豪雨却带来水灾,也是一个来得措手不及, 苦了人民。 唉!我们不需要他人告诉我们全球变暖等问题,我们多留意身边的气候环境就可知道。到头来,哪管那些政治人物或其他人大吵大闹,面对温室效应的恶果的是我们这些小市民。制止大商家减少二氧化碳很重要 ,但努力也要从我们开始。 我喜欢屋子光亮亮的,爱把灯都开了。Ed常骂我浪费电源。 我在澳洲学会节俭用水,Ed则说加拿大有很多水,我就骂他不会居安思危。怎样都好,至少我俩常提醒彼此要节省资源。 希望大家也各自警惕吧! 各自一点棉力是可以积少成多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着凉了的药剂师 A pharmacist who caught a cold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气温出奇地热,约30度,是破了这几年来秋天最热的记录。 怎知,两,三天后,气温突然降到12至14度,还下大雨和刮风。 Ed说,这才算是平常的秋天天气。 可是,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是着了凉。 我想, 是那天我去上法文班淋到雨时开始的。 头痛鼻塞,呼吸不到,最受不了,什么心情思绪都没了。真讨厌! 没什么,只是很少感冒,没想到这么辛苦,要发发牢骚。 要提醒自己,下回工作时,要对着凉的病人多点爱心。 还有,去药剂行买一些帮忙通鼻和润喉的糖果时,看到一些无助的病人。 在加拿大,感冒的药物和其他商品摆在一起。 即,自己拿就可以了,药剂师不过问。 病人看着一大堆的药物,抓头也不知什么才好。随手拿算了。 我看得心惊,真想问他 – 你有高血压吗? 有高血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 真想告诉他 – 这个会有头晕的副作用,用时,最好不要开车。等等…. 在澳洲,感冒药物的买卖都要经过药剂师或药剂师的助手。 主要是要帮助病人选最适合和对他们最安全的药物。 虽然,有些病人都会很不耐烦,怎么药剂师有那么多无谓的问题。 可是,小心能驶万年船。 感冒不是大病,它的药物虽大都安全,可是还是有副作用。 用得不妥当,是对身体有害的。 像在这里,病人可以随意买,虽然没澳洲那样啰哩啰嗦,可是看得我很担心… 没办法,我这个着凉了的澳洲药剂师还有一病 – 职业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60 of 76« First...102030...5859606162...7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