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活.养身

大节大日

新年愿望 New Year Resolutions

by shirls 12 comments

不知你们是否有许新年愿望?是否有定新年目标? 听说很多人都没怎么许愿定目标了。或许是因为目标常无法完成,经历太多的失望,所以,以一切随缘的心态来迎接新年就是了。 我嘛,则年复一年,从不间断地又许愿又定目标。还没认识Ed之前,我在新年除夕都不出门。当很多人在外派对疯狂尖叫时,我则留在家中,回顾过去的一年学了什么,和思考在新的一年想要做些什么。这是我为新年倒数的一套。 有个目标,生活有了个重心点,我做起事来也加把劲。今年没完成,没关系。尽了力就好了。明年再努力。我也常不能依时完成愿望。但都没放弃,一年年地做,至到完成为止。 可是,当Ed知道我这个除夕夜不出门的‘习俗’时,他几乎要喷饭,觉得我又‘畸形’又天真。他觉得生活不用太认真。于是,过去几年的新年除夕,他都有事无事地拉我出去凑热闹。 今年,碰巧我俩分两地庆新年,我没太失望,反而有点期待。因为,我又可以遵守我以前的‘习俗’。虽然,我和Ed出门狂庆新年后的第二天,我依然会写目标。可是,好像还是在除夕晚写下的较进心坎里。 好啦!我长篇大论了一番,其实是想和大家分享我在除夕夜写下的新年愿望和目标。 第一,当然是希望家人个个身体健康快乐,一家和乐,出入平安。世界和平,真的不想天天打开报章都要伤心好一阵子。至于, 要有健康,就要努力经营。所以,新的一年,我和Ed要吃得健康,少在外吃。要多褒汤,多煮中药调身体。 第二,爸爸生意顺利,Ed事业顺心。这个嘛,我虽帮不到,但我希望自己少发小姐脾气,不唠叨,做好家务。这样Ed回家时,可以好好休息恢复。(我怎么变成了个家庭主妇?哈!别问我,我自己也很惊讶!) 第三,今年我决心考取加拿大的药剂执照。要拿执照,就有好几个试要考。最令我头痛的是,考试范围竟包括所有以前大学的科目。大学是七,八年前的事了,很多日常工作不需用到的死板知识已忘了。现在要重考,真讨厌。没办法啦,我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要面对了。 第四,这两,三个月在马,要好好跟爸爸偷师,学好中医的临床经验。等我一拿到加国的永久居民证,就要跟多元诊所租间房来开始看病。虽有点战战兢兢的,可我已做好心理准备,知道我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有自己的病人。没关系,不踏出那一步就永远前进不了。还好,Ed也很支持我。 第五,今年,我想开一个新的部落。新部落和这个日记式部落有点不同。在新的部落里,我希望分享一些中医保健常识。写写对中医的体验和思考,还有提供一些容易在家烹煮的草药茶剂。希望你们也会捧场啦。 等新部落概念较完整时,会告诉你们多些。如果新部落受欢迎,希望有朝一日可以集合成书啦。嘻嘻!我又在发白日梦。至少,如果我的永久居民证申请继续拖延,我不可以工作时,我有个可以努力的目标。 暂时这么多。其实,我还有几个愿望。不过,知道自己性格不专注,很容易分心。定下越多目标越难实现,这个做一点,那个做一点,到头来什么都没好好完成。所以,今年五个就好啦。如果,我懒散了,或想要半途而废,或开始分心时,希望你们会提醒我,会为我加把油。嘻嘻!我太了解自己的弱点了。 你呢?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愿共勉之。 Sometimes, I wonder if others do make New Year resolutions or set goals for the New Year. I have heard not many people do these anymore, and Ed is one of them who could not care less about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乐活.养身

有害水瓶 Unsafe Water Bottle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今天看报看到加拿大大型的户外用品商家 Mountain Co-op 决定停止售卖所有polycarbonate塑胶做的盛皿器。当然,也包括那非常流行耀眼的Nalgene 水瓶。这是因为,一些最近新的科学研究成果认为塑胶内的一种化学成分,bisphenol A, 对人体有害。这 把我吓一跳,因为我是这种水瓶的忠实用者。 其实,很久以前已知道塑胶的害处。所以,我都会丢掉任何塑胶商品,绝不收起来用来装其他食物。或我会拒食任何装在塑胶内的烫热食物。我也决不会用塑胶盛皿放进微波炉内。 可是,倒是对Nalgene的水瓶情有独钟,因为还以为它是安全的,它是用不同於普通见的汽水瓶等的塑胶。怎知,防不胜防。 我和Ed都有几个这种水瓶。我出外露营,工作上课,天天带着。我以前有个粉红色的(如图),和我影形不离,药剂行的同事都叫我Pink Pharmacist了。Ed以前说可以装热水,我就放心装。现在,不知我吞食了多少化学物。虽然,以上研究有争议,因为有些研究说无害。真是不知相信谁好。但既然Mountain Co-op这个大型公司情愿放弃大笔收入,做出这种决定。我想,我还是将我心爱的水瓶打进冷宫较安全。 现代人的生活虽较有钱有闲, 可也真不容易。生活上的每一细节都有无数的化学品。我们可能要改食有机食物了,可是洗头水啦,肥皂啦,清洁剂啦,墙上的漆啦,街上的空气啦…..什么都有有害的化学品。真是防不胜防,避不可避。那些口口声声说是安全的物品,可能几年后又会被证实有害。真是没办法。我们苦苦挣钱,花一大笔钱消费,再花一大笔钱医自己。最终,无良厂家商家最划算, 医生药厂代代平安。 其实,担心也没用。最重要是做个明智的消费者。避得的避。避不得的话,就别去担心了。也希望商家们多用良心真心经商。 Ps: 有兴趣者,可以点击这里读此新闻。 以下是几个月前ABC电视台的新闻。

Read the full article →
有感而发

古怪天气 The weather is weird…

by shirls 14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这一,两天,好多了。鼻没那么塞,可以顺畅呼吸了。真开心! 其实,想得仔细些,着凉事小,只是发牢骚。可是古怪气候令人担心。戈尔最近因在温室效应的努力拿了半个诺贝尔和平奖。撇开政治不谈,环保问题又开始被关注。 在此, 我想谈谈我自己的经验和观察。先谈多伦多。据天文气象计算,秋天约在9月21日正式降临多伦多。可是在过去的几个星期,气温却多像夏天的气候, 有时高至三十度。在网上查到,过去几年的同一天的平均温度约在15至18度。至到这几天天气突然变冷,才较像秋天的天气。 我去年的圣诞在多伦多过,还以为会是白色的。怎知,那天,阳光普照。第一场雪在12月28日才下。听说,这几年来,多伦多的圣诞节已不再是白色。去年冬天,天气一向较温和及较少下大雪的温哥华竟下了好几场暴风雪,成为新闻头条。有许多房屋被破坏了,因为那儿的房屋建时没想到会下暴风雪。苦了那边的人。曾读到一篇调查,加拿大人愿意缓慢强劲的经济以捕救令人担心的环境问题。 记得去年, 当我将要去香港和回澳洲时, 先和香港及墨尔本朋友通电话以安排行程。问起他们那里的天气如何时,得到的答案都是- 这里的天气有点怪。总结一句:该冷时不冷,该热时不热。我在香港时,湿度高达90巴仙。难怪我朋友的妈妈在香港有风湿病,在澳洲时就没有。 澳洲这几年来都面对旱灾和可怕的森林大火。怎知,约在今年七月左右,突然下了好几场豪雨。水坝水位上升了,是一件好事。可是,豪雨却带来水灾,也是一个来得措手不及, 苦了人民。 唉!我们不需要他人告诉我们全球变暖等问题,我们多留意身边的气候环境就可知道。到头来,哪管那些政治人物或其他人大吵大闹,面对温室效应的恶果的是我们这些小市民。制止大商家减少二氧化碳很重要 ,但努力也要从我们开始。 我喜欢屋子光亮亮的,爱把灯都开了。Ed常骂我浪费电源。 我在澳洲学会节俭用水,Ed则说加拿大有很多水,我就骂他不会居安思危。怎样都好,至少我俩常提醒彼此要节省资源。 希望大家也各自警惕吧! 各自一点棉力是可以积少成多的。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着凉了的药剂师 A pharmacist who caught a cold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气温出奇地热,约30度,是破了这几年来秋天最热的记录。 怎知,两,三天后,气温突然降到12至14度,还下大雨和刮风。 Ed说,这才算是平常的秋天天气。 可是,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是着了凉。 我想, 是那天我去上法文班淋到雨时开始的。 头痛鼻塞,呼吸不到,最受不了,什么心情思绪都没了。真讨厌! 没什么,只是很少感冒,没想到这么辛苦,要发发牢骚。 要提醒自己,下回工作时,要对着凉的病人多点爱心。 还有,去药剂行买一些帮忙通鼻和润喉的糖果时,看到一些无助的病人。 在加拿大,感冒的药物和其他商品摆在一起。 即,自己拿就可以了,药剂师不过问。 病人看着一大堆的药物,抓头也不知什么才好。随手拿算了。 我看得心惊,真想问他 – 你有高血压吗? 有高血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 真想告诉他 – 这个会有头晕的副作用,用时,最好不要开车。等等…. 在澳洲,感冒药物的买卖都要经过药剂师或药剂师的助手。 主要是要帮助病人选最适合和对他们最安全的药物。 虽然,有些病人都会很不耐烦,怎么药剂师有那么多无谓的问题。 可是,小心能驶万年船。 感冒不是大病,它的药物虽大都安全,可是还是有副作用。 用得不妥当,是对身体有害的。 像在这里,病人可以随意买,虽然没澳洲那样啰哩啰嗦,可是看得我很担心… 没办法,我这个着凉了的澳洲药剂师还有一病 – 职业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Jazz on Saturday

by shirls 7 comments

老板下星期一渡假回来, 我的上班生活也即将结束。(也希望我会有多些时间写部落啦:) 那一星期60个小时的工作,每天只少两个小时的来回车程,和那帮老板全权照顾他的店铺的重重责任把我累坏了。 所以,没了重重的工作负担,昨天上班时, 我的心情特别好。 从下星期开始, 我就将会专注于完成学业。 一星期我只做一天工,其他四天要上诊所实习和准备考试。 心血来潮下,把药剂店铺内通常播的流行音乐的电台关了。 扭去了我喜欢的PBS电台。 因为,我非常喜欢的星期六节目正在播放 – Jazz on Saturday 突然间,药剂行的气氛变了。 没了那重复又重复,和“吵”得我头痛的流行曲,却是那醉人的爵士音乐。 当然,音乐这种东西,见人见智。 我想,顾客可能会觉得古怪,一定以为进错了爵士bar,而不是药剂行。 店铺内的职员还喜欢。一位说,她感觉就像在一家昏暗的爵士bar内喝喝红酒, 听听音乐。 当然,我们仍很认真工作 (我老板有时也会看看我的部落 :p ) 可那爵士音乐倒令我” 前所未有”地“享受” 我的工作。 原来,音乐的魔力真的很大 ! 或许,你也该试一试。如果工作允许的话,听一听你喜欢的音乐,你也可能会爱上你的工作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家人朋友

My Chinese Medicine friends

by shirls 0 comments

前几天, 收到一个惊喜。 我在RMIT 中医系认识到的同学寄来上面这张相片。很感动! 他们是学士班的学生。 虽我是硕士班的,认识到他们是因为我有一学科和他们一起上。后来,我们也在学生诊所一起实习而熟络起来。其实,认识他们的时间不算长, 没想到他们为我搞个送别会(相片的中间),我也收到一些礼物。。很被他们的真诚及友情感动。 很高兴再见到那一张张亲切的脸孔及笑容 – 有同学,也有我敬爱的老师。很怀念实习的那段日子.... 在此特别谢谢他们!回去澳洲时,一定会去找他们! A couple of days ago, I received a nice surprise from my chinese medicine school friends. They sent me the above photo. I was so touched ! They are the students from undergraduate course. Although I am from postgraduate course, I got to know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4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