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节大日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奥运后…

by shirls 13 comments

昨天,看完了北京奥运的闭幕典礼后,我和Ed去Yonge & Eglinton 吃早餐。 早餐后,我们看到近二十多辆年轻华人驾驶的车辆,车前车后上下左右,光荣地挂上中国国旗。他们在大街上一排开二十多辆车浩浩荡荡地驶上驶下。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英雄 We all need a Hero

by shirls 12 comments

当我看完Dark Knight后,我不停想着一个问题 – 英雄。在电影中, Harvey 说他其实是Batman, 因为他相信真的Batman会现身救这个城市。到时,市民就会知道Batman 是个好人,是个英雄。因为,Harvey 不要人们对心目中的英雄失去信任。到最后,Harvey 虽‘变坏’。Batman知道这个城市乃善良,至少那两艘船只没有为了自我的生存而炸掉另一艘船。所以,为了不破坏人们心中的英雄形象,Harvey 坏的一面不可让市民知道。 我们都需要一个英雄,我们心中都有一个英雄。在电影如是,在现实生活如是,在奥林匹克如是。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Beijing Olympics : Good or Bad?

by shirls 9 comments

photo from New York Times Okay. I have just finished watching the Olympic Opening. It is indeed a mix bag of feelings. It is absolutely a spectacle. Being a Chinese myself, though not born in China, I am proud and amazed to see such dazzling opening ceremony China has put up. However, while I was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Summerlicious 夏季美食盛会

by shirls 0 comments

在多伦多,每逢夏季,超过百间中上级的餐馆都会参与由American Express举办约两个星期的Summerlicious。 ‘licious’ 源自 ’delicious‘ ,即美味的意思。 Summerlicious 的特征是,所有参与的餐馆会各自设计出一个固定的套餐( 例子见文底)给来参与Summerlicious 的顾客。最值得的是,收价会比平常低。这过百间的餐馆当中有些是很高级的。我这种平凡人平时是吃不起的 (除了在Summerlicious 🙂 )。因为,不管餐馆多高级,如要参与Summerlicious的话,晚餐收费都在每人35加币或以下,午餐会更便宜。 我和Ed当然不会错过这个大饱口福的机会。可是,我俩为了选餐馆而大伤脑筋。中级的餐馆,不算便宜到那里去。太高级的,虽划算,可是我们怕会格格不入。毕竟,我们扮不出高贵的样子,也不想吃得周身不自在。开心时,不想把声音压得低低的。所以,最后,我们选了一间中上级的 – Fuzion。 photo from http://www.restaurantstoronto.com 我们认识一对夫妇常向我们赞这餐馆有多好就有多好。可是,一餐两人一吃就百多两百元。所以,他们也是久久才去一次。我和Ed就乘这机会去尝尝。三道菜(前餐,主餐和甜品, 饮料另算)的晚餐,一人35加币,不算太贵。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爱我们的同性恋子女 Love Our Homosexual Sons and Daughters

by shirls 0 comments

要写Pride 游行很久了。但Ed很自豪他为这部落拍的照片。硬要自己来整理,不让我这个闲空小姐来做。他说,我的水准没他的好。我等啊等的, 等到花儿也谢了,都见不到他‘专业水准’的照片。唉!男人靠不得。还是我自己先贴上一张让大家赏赏吧。 [注:照片已出炉,想看照片的朋友,请点击这里] Pride 是多伦多一年一度同性恋者的游行。我去年错失了,今年当然没‘走宝’。暂不多说当天的游行。先说一说这张照片。 那天,当同性恋者的父母的团体游行到我们面前时,我很被这团体做的字牌感动。人多,他们也走得快。我其实没法每个牌子看个清。记得看到英文的’ We choose to be a family’ 和Ed拍到的这张。 “我们爱我们的同性恋子女,没有任何附带条件”…..写得多好, 写得多贴切。写得出,我想必定亲身经历过。 在加拿大这个较开放的国家,这里的父母也经历过接受不了自己的子女是同性恋者。即使接受,可能也如字牌上写的,附带了一些条件。这使我想起在亚洲长大的同性恋者。他们要走的路可能更艰辛。 其实,我认识蛮多亚洲朋友是同性恋者。在亚洲住的很多都不敢告诉父母,瞒得多久就多久。当他们跟我诉苦时,我也不知怎么回答是好。有朋友告诉我,他们认识一些朋友明知道本身是同性恋的,被父母又催又逼下,随便结婚算了。至于,住在外国的,多选择不回国,因为知道不会被社会接受。 那天,我和Ed看了游行后,跑去了住在附近的同性恋朋友家派对。他们是一对中年的男同性恋者。两人在一起十多年了,开开心心,不用掩饰,也不怕别人的眼光。两人很努力地一起建造生活,有事业有车有房子,有很多很好很关心他们的家人朋友。 那天看着他们,我心底默默为我的亚洲同性恋朋友祈求,希望有朝一日他们也会有这种生活。 I wanted to write about Pride Parade for a long time. What stopping me was the long wait of the ‘supposedly better edited’ photos from Ed. Well, Ed thought he had taken very good photos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热情的自愿工作者 Passionate Volunteers

by shirls 0 comments

一年一度世界有名的多伦多电影节(TIFF)又要来了。 因去年曾参与TIFF的自愿工作,所以,今年我收到特别通知,被邀请去只限有经验的自愿工作者的第一个招收会。我知道接下来的日子空闲,早已决定参与今年的自愿工作。 招收会在Roy Thomson Hall举行。我鲜少在这一带逛,也想细心欣赏一下这座有名的演奏厅。于是,招收会当天,我提早40分钟到。还以为有点时间吃晚餐 – 街边的热狗。嘻嘻! 怎知,我一走出地下铁站已见到了长长的人龙。不用问,我已知道是要参与TIFF自愿工作的人龙。我记得多伦多人怎样为TIFF而疯狂,没想到原来自愿者也这么热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5 of 11« First...34567...10...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