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处为家

萍水相逢

一位多话可爱的小姐

by shirls 0 comments

那天,我上我堂妹工作的美容院做脸部护理。 抵达时,有一位小姐已正在接受护理。她正在与为她做护理的美容小姐聊天。 我与堂妹寒暄两句,就躺在护理床上,轻轻闭上眼睛,要好好松懈下来享受,也乘机浅睡。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被一把声音吵醒。 有个女子说:“我真不知有些人怎么可以在做护理时睡觉。我就一定不可以啦!” 原来是旁边那个正在接受护理的小姐。我与她只隔一层薄纱,她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那时,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是不是我太累了,睡时有‘深呼吸声’(我朋友曾说我的不是鼻鼾声,只是深深的呼吸声 🙂 。吵到了那位小姐。 我马上醒来,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留心聆听。 原来,那位小姐是位多话的小姐。她只是说说,并不是特地指我。我放下心来。 她其实很可爱。她一直不停地说,有时是自顾自地说,天南地北地说。 她自己也承认,她很爱说话 – “我工作时,只是一个人对着电脑,好闷。只要有人时,一定要说个‘够本’来舒发舒发。嘻嘻!” 她说得高兴时,还会拍拍美容床。 她说,她既使是一个人看电视也会自己说话 – “哎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坏。”,“有没搞错,结局怎么是这样!”,“他好帅!” 听她说话, 有许多‘故事‘好听 – 有她一个上司的前半生,有一部日剧和一部港剧的故事,有美容小姐男友的工作状况 (她单刀直入地问美容小姐许多问题),等等。 美容小姐也很温柔地,适当地附和,或有问有答。 她一直说到三个小时的护理结束。她做完护理后,竟留下来等我。我想到,她提起过,她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护理,她从来没见过其他的人也在旁。可能是好奇,要看看我。 我做完护理后,她对我微微地傻笑,却没开口要交朋友,是害臊吧。我回笑,却也不知从何谈起。 虽没谈上话,她很可爱,这个朋友,我算是心交了。 可不知,她这么爱说话的姑娘,有没有好朋友。 这个社会,越来越隔离。工作时,对着电脑。回家时,一人独居,对着电视或又是电脑。 难怪听说过,有人喜欢常常去理发店或美容院,至少有人会听他们说话。 希望这位小姐除了美容小姐,还有可听她说话的好朋友。 希望她不会感到寂寞。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This is how we date 我俩是这样谈恋爱的

by shirls 5 comments

和Ed在一起已有三年多了。 除了他在澳洲工作的十个月时间,我俩都是一个在北 (美加), 一个在南 (澳洲)。 前一,两年,我俩通常是电话联络。 最近一年,我们开始用另一个方式‘谈恋爱’- Skype。 诚心感激先进的科技,让我俩的感情可以维系 😉 当然,没有彼此的信任,了解和要在一起的决心,再先进的科技也帮不到我们。 现在,我只希望我俩能像平常的情侣一般,可以一起吃饭看戏,不只是对着电脑说笑。 (photo taken by Ed in Canada, while I am in Malaysia) Ed and I have been going out for more than three years. Apart from his ten months work in Australia, most of the times, we are thousands of miles apart – he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处处为家

巴刹生活 ’Pasar’ Life

by shirls 2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巴刹 (pasar) 是个马来词,意为市场。马来西亚华人也通用此词在日常对话。 巴刹对马来西亚人来说可是生活中不可欠缺的一部分。当然,在许多庞大购物中心林立后,巴刹可能已不是大多数人的最爱。可是,我家还是保持着对巴刹的偏爱, 我家还是巴刹的忠实支持者 🙂 巴刹有两种- 一为早市(pasar pagi),另为夜市 (pasar malam)。通常,早市每天都有,一大早至中午。夜市则只一星期一次。马路会被封锁来给巴刹小贩摆档摊。 我家一早醒来,就会到巴刹吃早餐。家里的新鲜肉菜都是从巴刹采购。虽然未必符合先进国的卫生标准,可我们已习惯了,也很少有食物中毒之事。 晚上,工作后则会到晚市巴刹逛逛解压。吃小食,买便宜货,捡些盗版电影等,不亦乐乎。虽然,我家附近的夜市巴刹一星期只一次。在其他的夜晚,我们有时会跑到邻近花园的巴刹逛。 在澳洲住了那么多年,我对巴刹仍未‘忘情’,尤其是夜市巴刹。可能是我太爱它的小食了。我不管吃相如何不雅,我还是忍不住,一边逛一边吃 😉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很多人也如是。 通常我不爱拥挤的人群,也不会想买什么,可却爱逛。因为吵杂的叫买声,讨价还价的声浪,小食的香味,耀眼的灯光,让我感觉到勃跃的生命力。 所以,我很喜欢墨尔本在夏季举办的街头节庆 (street festival) 或夜市场。在马,就如每星期都有,可唯一不同的是没有拉阔音乐,可算美中不足吧。 Ed说,多伦多在夏季也有许多街头节庆, 让我好期待! 我妈妈买肉 My mother is buying some fresh meats. 顾客等待着他们的炒面。Customers are waiting for their fried noodles takeaway.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They are waiting…

by shirls 7 comments

Ed told me that our little family in Toronto is waiting for me to go home soon 🙂 (photo by Ed)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自助游记和提示

3 Questions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最近飞得频密。每到一个城市,与朋友见面喝茶时,朋友都会问以下三个问题 : 你这次从哪里来? 你将去哪里? 你这次来此是为什么? 我的答案通常如下: 加拿大,马来西亚或澳洲 如上 见家人,见男友,工作,为学业或转机 我飞得有点累了。开始期望比较有规律的生活。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家人朋友

小康之家 Family Reunion

by shirls 1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 我回马已有几天。弟弟比我早几天回马。 我从澳洲回,他从中国回。 我是在将往加拿大开始新生活的当儿,回马和家人聚一聚。 弟则是刚从中国学中医毕业回来。在过去弟弟留学 的两年期间,我俩没在马碰到面。现在,难得一家团聚。 我还有一个妹妹, 正在家附近的学院念电子学。她最近有了个男朋友- 人乖巧,对她还蛮好的。弟弟也有个女朋友,也是人乖巧,对他蛮好。我和Ed 在一起也很开心。 家里多了几个成员,多了两个中医,我想爸妈最高兴。 今天想到这里,我突然有感而发, 幸福感油然而起。庆幸我的家是个快乐又平凡的小康之家。 我家经过艰苦的经济风暴,多谢爸妈努力经营,现在三餐温饱,我们有升学的机会。我家也曾经历过痛失我另一个弟弟的悲伤, 现在家人因此更珍惜彼此。虽然,家里仍有我们的烦恼,可难得一家人健康和和睦相处。 Ed 常说我怎么常常有数不完的梦想,而他只是想过平凡简单的生活。今天,我才发现, 原来我也是个爱平凡简单生活的人。 原来,快乐真的可以很简单。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30 of 38« First...1020...2829303132...La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