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墨尔本生活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异国中秋

by shirls 5 comments

最近几天,很多网友找‘中秋节’或 ‘happy mid-autumn festival’的文章时,无意间来到我这个部落。 每逢佳节倍思亲。如今,在外国生活或工作的华人越来越多。在中秋时节,上网看看其他华人如何在异国过中秋来解解乡愁是可以明白的。不知找到我这里来的网友多是哪里的朋友呢?看来,他们有点想家吧? 小时候的我很爱中秋- 吃月饼,点灯笼,玩腊烛游戏…马来西亚的中秋气氛还算浓厚。那么,现在的我呢?今天是中秋,我怎么在多伦多庆祝呢? 在多伦多,是没什么中秋气氛的。我是在去华人经营的杂货店买东西时,看到很多月饼,才惊觉中秋将近。 墨尔本的情况一样。不同的是,在墨尔本,我有很多华人朋友。有几年,刚好大家空闲时,会搞个中秋晚会或大吃会。 在多伦多,我们没有熟识的华人朋友。Ed的家人在这里住得久了,已没有庆中秋。 至于月饼,虽然我很爱吃(尤其是脆皮的上海月饼!),可也懒得买了。在墨尔本,有散卖的月饼,就算没和朋友庆中秋,我也会买一,两个来吃。这里呢,我没看到散卖的。要买就是必须整盒买。Ed不爱甜的食物,虽然我其实可以将整盒月饼一个人吃完。可是,才不敢呢!很怕自己变成大肥猪!看来,要等到下个周末,去Ed父母家吃饭时,我们才买一盒月饼一起吃吧。 今天中秋,虽有点冷清清,不过,我也习惯了。我和Ed呆在家里看电视,煮饭吃,悠闲自在,也很快乐。虽没月饼,没灯笼,我们一样有圆圆的月亮! 嗯…今晚,我必须记得摇个电话给妈妈! 还有,当然是祝大家中秋快乐!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Festivals for Everything ! (Part 2)

by shirls 3 comments

[continued from Festival for Everything ! (Part 1)] 除了以上提到的,还有很多很多,如Carabina Festival 啦,南亚节庆啦,户外艺术品节 (上图), Hot and Spicy Festival , 手工艺品节, 台湾美食节,沙滩爵士音乐节, 应有尽有。 竟然还有街头表演者的街头节庆,有些街头艺术者还山长水远地从英国,澳洲, 日本等国来表演。我在那溜了整天,看惊险的杂耍,看小丑讲笑,喝咖啡,听拉活音乐…..又刺激又写意。 Apart from what I mentioned above, there are also Carabian Festival, South Asia Festival, Outdoor Art Festival,HOt and Spicy Festival, Art and Craft Festival, Taiwan Festival, The Beach Jazz Festival….you name it, you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Cell, mobile or hand?

by shirls 2 comments

Spending 3 months in Malaysia and Australia respectively this year, and now that I am in Canada, I have to admit,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very ‘confused’ lady, regardless where I am. Well, the story begins when I realise I use different words to describe the same thing. Then, I get confused and people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没写部落的日子

by shirls 13 comments

真的很久没写部落格了。 最近的两篇都是Ed代我写的。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和Ed在马游了几个旅游胜地。我这个十多年没在马生活的大马人,突然对大马有了另一面的认识。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又病倒了。都是在旅行时吃出来的,嘻嘻。在大热天下走了好几个小时后,还要吃煎炒热辣的,还有什么任你吃海鲜生锅啦。不病才怪。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Ed回多伦多,我拖着一个旅行箱回到墨尔本勤奋工作。老板结婚,我回来帮帮忙。反正,在加国无所事事。加上内疚,做少奶奶也太久了。再出来闯闯,脑袋不会生锈。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上班上得像条狗。下班后,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写部落很花时间,需要思考,要整理思索,也要整理照片。我虽然有很多感触,可却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适应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气候。在加国,我是量地的。在马,我向爸爸学中医。在澳洲,我很努力地做一个好的药剂师。加国,现在天寒地冷。大马,天天炎热。墨尔本,天气多变。一个多星期前,气温39度,热。今天,18度,刮风,下雨,冷。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飞,都在搬。从多伦多飞到大马,再飞到墨尔本。在墨尔本,我先暂住朋友家。现在,已搬到另一个空空的公寓里。迟些,可能会搬到乡下小镇上班。那里的药剂行可能会给我住motel吧。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日子很忙,有时也很累。还好,我有音乐和小说的陪伴。有家人,有Ed。在三个国家里,都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也有很多朋友,还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读者常来这里看我。 所以,在忙和累,在飞和搬的日子里,日子很充实,很快乐。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着凉了的药剂师 A pharmacist who caught a cold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上周末,气温出奇地热,约30度,是破了这几年来秋天最热的记录。 怎知,两,三天后,气温突然降到12至14度,还下大雨和刮风。 Ed说,这才算是平常的秋天天气。 可是,一个措手不及,我还是着了凉。 我想, 是那天我去上法文班淋到雨时开始的。 头痛鼻塞,呼吸不到,最受不了,什么心情思绪都没了。真讨厌! 没什么,只是很少感冒,没想到这么辛苦,要发发牢骚。 要提醒自己,下回工作时,要对着凉的病人多点爱心。 还有,去药剂行买一些帮忙通鼻和润喉的糖果时,看到一些无助的病人。 在加拿大,感冒的药物和其他商品摆在一起。 即,自己拿就可以了,药剂师不过问。 病人看着一大堆的药物,抓头也不知什么才好。随手拿算了。 我看得心惊,真想问他 – 你有高血压吗? 有高血压的话,最好不要用这个。 真想告诉他 – 这个会有头晕的副作用,用时,最好不要开车。等等…. 在澳洲,感冒药物的买卖都要经过药剂师或药剂师的助手。 主要是要帮助病人选最适合和对他们最安全的药物。 虽然,有些病人都会很不耐烦,怎么药剂师有那么多无谓的问题。 可是,小心能驶万年船。 感冒不是大病,它的药物虽大都安全,可是还是有副作用。 用得不妥当,是对身体有害的。 像在这里,病人可以随意买,虽然没澳洲那样啰哩啰嗦,可是看得我很担心… 没办法,我这个着凉了的澳洲药剂师还有一病 – 职业病。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Just the same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回来多伦多约一个星期了。 这阵子我都与时差的不适'战斗'着。多伦多与吉隆坡的时差为十二个小时。这里的中午十二点即吉隆坡的午夜十二点。 所以,我在中午会很疲倦,会睡上好几个小时。晚上呢,就会睡不着,或早上四,五点就爬起身来。这两天,好了些。 离开多伦多有四个月左右吧。除了季节的转变,其余的就如四个月前我离开的一样。就好像不曾离开过。 只是,心情有点不同了。上次来此,算是放自己一个长假,也是为了尝试多伦多的生活,见见Ed 的家人朋友。这次,这里变得熟悉了。而且,完成了在墨尔本的学业,也变卖或捐赠了在墨的一切。现在,没了这些牵挂。也许,算是新生活的真正开始吧。 可是,还在等着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证,暂是游客身份。再说,我还要再考药剂师的执照,才可以工作。加上,Ed的工作形式多为合约式。我们可能会再搬到别地也难说。听起来有点困难重重。哈! 这证明爱情有多伟大,把我从老远吸引过来 ! (或也是盲目的 😉 ) 我暂也不想多想。暂顺其自然吧。想看看在打开生命的另一扇门时,另一边的风景如何。 现在, 我只想要好好享受多伦多夏天的阳光。这也是我要早点回来的原因。上个冬天把我冷得怕了。虽夏天已过了一半, 可我就喜欢现在的阳光, 不是熨人的热, 只是懒懒地温暖。 Ed也已迫不急待地为我编排了一系列的节目。:) (photo from http://exploreto.wordpress.com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3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