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吉隆坡生活

吃在马来西亚

酿豆腐 Deep Fried Tofu

by shirls 10 comments

星期天,我们店铺休假。早上,爸爸把我带到茨厂街逛。 每逢我回马,爸一定带我到茨厂街,是来怀旧吧。 茨厂街内有几个食档是我们的最爱。 今早,我建议吃中华巷里著名的酿豆腐。 酿豆腐的特色是软软白豆腐内的美味肉酱。 经在油中快快煎一煎,豆腐和肉酱更是香喷喷和可口。 我本还以为酿豆腐是马来西亚华人的美食,在其他国家找不到。 上网一查,才知道它属客家人的菜肴,源自中国。 我家是客家人,难怪爱吃酿豆腐 ! 🙂 (有兴趣多阅读者,可点击这里。) Since today is Sunday, which is our day off for our family business, my father took me to Petaling Street in the morning. Petaling Street is also referred as Chinatown by tourists. We spent lots of times there during our childhood, hence my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家人朋友

旧朋友和三个小瓜 Olds friends and three little ones

by shirls 6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昨晚和两位旧朋友 – Ah Ben 和慧沁,出来吃个饭。 认识他俩有十五年以上了。 Ah Ben 是我的小学和中学同学,慧沁是我的中学同学。 他俩已是夫妇多年,带着三个儿子出来。 我们失去联络蛮久了,是最近才在Facebook重遇。 多年不见,难得又聚在一起。没想到有说不完的话题。 或许也因为我找到慧沁的部落 ,常上去‘看’她。 也在那认识到他们的另一面 – 爱上长跑。 我们谈他们的长跑,谈我的背包旅行,谈我们和身边朋友的近况,谈他们的儿子经… 我们一边谈,一边看着那三个小瓜嘻嘻哈哈在餐厅玩。 他们甚至和用餐的顾客打成一片,好活泼 🙂 旧朋友就是旧朋友。 虽在过去很多年,在不同的国度,过蛮不同的生活。 再相聚时,感觉还是很温馨。 很难得 ,真的很难得…. 可惜没拍到朋友小康之家的照片。 那三个小瓜真的好可爱哟 ! 这两个星期在马,因两场婚礼,碰上了很久没见的旧朋友,都感到很贴心,尤其是昨晚。 或许是因为那三个精灵的小瓜。 突然,觉得我们都长大了。 不但要为自己的快乐负责,有些朋友已经要为下一代的幸福努力….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

by shirls 10 comments

回来马来西亚有几天了。一回来就很忙,忙着见亲戚朋友,参加婚礼等。 真的很高兴见到很多很久没见的朋友。 但没什么时间睡好,更不用说更新部落了。 可是,今天既然是新年,当然要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 希望你们健康快乐,在新的一年一一实现你们的梦想! (上图是今年的悉尼新年烟花,它的壮观是世界著名的。在此和大家分享。 我以前在澳洲住了那么多年都还未亲身体验过,因为怕人多。 也以为我反正住在澳洲,要几时去都可以。 怎知现在去了加拿大,机会就渺茫了。 也没关系啦 ,看电视直播也不赖 🙂 可是,千万别学我哟。 想要做的事就尽力赶快完成它,不然会像我这样错失了机会。) I have been back to Malaysia for a few days but has been very busy since. Busy with catching up with friends and family, as well as attending weddings. Since I came back, I have not had time to catch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大节大日

婚礼婚礼婚礼 Wedding, wedding, wedding

by shirls 6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s,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原本, 几天后,我就会回马。一来,是要避一避这里的严冬。二来,是要出席共三场的婚礼。可是,最后还是改变主意,刚巧找到机票,就决定留到圣诞过后才回马。因为,圣诞在这里大过天。就如农历除夕一样,要一家团聚。我知道Ed和他家人希望我可以多留几天。所以,就留下来过圣诞。而且,去年的圣诞不是白色的,有点失望,今年雪下早了, 应该可以如愿以偿。 现在想起来,我也还没见识过马来西亚华人的婚礼。我在澳洲那么多年,马来西亚的朋友结婚,我都没机会出席。在澳洲,虽有参加过华人的婚礼,但都有点西化的。我还没见过什么兄弟们上新娘家‘抢新娘’啦,什么玩游戏捉弄新郎新娘啦,还有什么媒人婆尽说好听的话啦, 等等。这次回马参加婚礼,正好让我这个也开始有点西化的华人开开眼界。 只是,改了机票后, 我会错过一个怡保朋友的婚礼。很可惜。那婚礼是我很期待的。因为,在较小的城市举行,应该会较吉隆坡的传统, 也较不同其他两个婚礼是在吉隆坡)。我这个朋友也是在澳洲住了十多年。这次回马结婚,主要也只是让马来西亚的家人开心就是了。 我有几个在澳洲住的朋友都是如此,他们是一点都不用操心婚礼的。一切交由父母办,他们想怎样搞就怎样搞。总之,到时候,飞回马,出席婚礼,露个面, 一切照做,和亲戚打个招呼,就可以了。婚礼嘛,老人家开心就是了。 我曾听说过,有些朋友(不论是华人或洋人)因为婚礼和家人闹不满。也难怪,两代人的观念不同了,要办的形式相异,磨擦是难免的。有些华人朋友爱开玩笑说,她们的婚礼哪是她们自己的婚礼,其实是她们妈妈或家婆的婚礼。一切听她们就是了。华人传统尊重长辈。有些人觉得,算了啦,不然关系没弄好,嫁进去就难相处。可是,我有些洋人朋友对我说,如我结婚,一定要搞个自己开心的。这是一世人一次的,回头缅怀的是自己。别人意见听得多少啊。哈! 真是华人和洋人的观点不同。我觉得各有各对。只是,洋人性格较不记仇,过了就忘,相处不会太难。华人嘛,有可能会碰礁哟。 说起洋人的婚礼,前阵子,Ed带我去一个他好友的婚礼。在高尔夫球场举行。很小,才五,六张桌子。那五,六十人是新娘新郎最亲近的家人亲戚朋友。搞笑的是,他们想到可能有人不爱跳舞,给我们猜字游戏玩。新郎还有时间过来和我们玩上好一会儿 (如图)。我好喜欢,感觉好亲切,认识了些新郎新娘很好的朋友。我们真的是为新郎新娘庆祝,替他们开心的。可是,有些婚礼,有超过三百多人。我啊,坐在远远看我穿得很漂亮的朋友,可是却一句话都说不上。 当然,心中很替他们开心,可是也同时在婚礼上碰上一些人其实一点都不认识我的朋友或朋友的另一半。问起他们,关系差上几千万里。有时会疑惑,他们在这里是不是真的会替我朋友找到一世伴侣而开心。 唉呀!我啊,在这里啰哩啰嗦,又不是我的婚礼。嘻嘻!怎样都好,真的很替我那三个结婚的朋友开心。很期待见证他们说我愿意时的那刻…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Just the same

by shirls 0 comments

(Dear English reader, please scroll down to find the ‘click’ for English translation) 回来多伦多约一个星期了。 这阵子我都与时差的不适'战斗'着。多伦多与吉隆坡的时差为十二个小时。这里的中午十二点即吉隆坡的午夜十二点。 所以,我在中午会很疲倦,会睡上好几个小时。晚上呢,就会睡不着,或早上四,五点就爬起身来。这两天,好了些。 离开多伦多有四个月左右吧。除了季节的转变,其余的就如四个月前我离开的一样。就好像不曾离开过。 只是,心情有点不同了。上次来此,算是放自己一个长假,也是为了尝试多伦多的生活,见见Ed 的家人朋友。这次,这里变得熟悉了。而且,完成了在墨尔本的学业,也变卖或捐赠了在墨的一切。现在,没了这些牵挂。也许,算是新生活的真正开始吧。 可是,还在等着加拿大的永久居民证,暂是游客身份。再说,我还要再考药剂师的执照,才可以工作。加上,Ed的工作形式多为合约式。我们可能会再搬到别地也难说。听起来有点困难重重。哈! 这证明爱情有多伟大,把我从老远吸引过来 ! (或也是盲目的 😉 ) 我暂也不想多想。暂顺其自然吧。想看看在打开生命的另一扇门时,另一边的风景如何。 现在, 我只想要好好享受多伦多夏天的阳光。这也是我要早点回来的原因。上个冬天把我冷得怕了。虽夏天已过了一半, 可我就喜欢现在的阳光, 不是熨人的热, 只是懒懒地温暖。 Ed也已迫不急待地为我编排了一系列的节目。:) (photo from http://exploreto.wordpress.com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萍水相逢

一位多话可爱的小姐

by shirls 0 comments

那天,我上我堂妹工作的美容院做脸部护理。 抵达时,有一位小姐已正在接受护理。她正在与为她做护理的美容小姐聊天。 我与堂妹寒暄两句,就躺在护理床上,轻轻闭上眼睛,要好好松懈下来享受,也乘机浅睡。 正当我昏昏欲睡时,被一把声音吵醒。 有个女子说:“我真不知有些人怎么可以在做护理时睡觉。我就一定不可以啦!” 原来是旁边那个正在接受护理的小姐。我与她只隔一层薄纱,她说什么我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 那时,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是不是我太累了,睡时有‘深呼吸声’(我朋友曾说我的不是鼻鼾声,只是深深的呼吸声 🙂 。吵到了那位小姐。 我马上醒来,没说什么,只是开始留心聆听。 原来,那位小姐是位多话的小姐。她只是说说,并不是特地指我。我放下心来。 她其实很可爱。她一直不停地说,有时是自顾自地说,天南地北地说。 她自己也承认,她很爱说话 – “我工作时,只是一个人对着电脑,好闷。只要有人时,一定要说个‘够本’来舒发舒发。嘻嘻!” 她说得高兴时,还会拍拍美容床。 她说,她既使是一个人看电视也会自己说话 – “哎呀!这个人怎么这么坏。”,“有没搞错,结局怎么是这样!”,“他好帅!” 听她说话, 有许多‘故事‘好听 – 有她一个上司的前半生,有一部日剧和一部港剧的故事,有美容小姐男友的工作状况 (她单刀直入地问美容小姐许多问题),等等。 美容小姐也很温柔地,适当地附和,或有问有答。 她一直说到三个小时的护理结束。她做完护理后,竟留下来等我。我想到,她提起过,她每两个星期来一次护理,她从来没见过其他的人也在旁。可能是好奇,要看看我。 我做完护理后,她对我微微地傻笑,却没开口要交朋友,是害臊吧。我回笑,却也不知从何谈起。 虽没谈上话,她很可爱,这个朋友,我算是心交了。 可不知,她这么爱说话的姑娘,有没有好朋友。 这个社会,越来越隔离。工作时,对着电脑。回家时,一人独居,对着电视或又是电脑。 难怪听说过,有人喜欢常常去理发店或美容院,至少有人会听他们说话。 希望这位小姐除了美容小姐,还有可听她说话的好朋友。 希望她不会感到寂寞。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3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