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吉隆坡生活

家人朋友

妹妹,生日快乐!

by shirls 0 comments

昨天,摇电话回家寒喧几句。后来,在自己的部落看到妹妹很久以前留下的留言,才惊觉忘了向妹妹说声生日快乐。 我这个妹妹是除夕晚出世的孩子。我俩年龄相差九年。我十七岁出国读书时,妹妹才八岁。出国前,常被中华独中沉重的课业压得透不过气来。加上自己好动的性情,课外活动常排满满。所以,和妹妹在一起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的。 出了国后,每年也只能回家一次。每次回家,见妹妹一年年地长高长大。记得有一年,发现妹妹原来已高过我了。 前年回家时,妹妹身边也多了个人。 虽离家那么多年,庆幸的是,我俩的姐妹情好像没疏远,反而更亲近了。尤其是近几年,回家时,我总是妹妹前,妹妹后的。我啊,电脑笨蛋一名,常需读电脑的妹妹的协助。我也不是个有胆量在吉隆坡驾驶的人。妹妹的男友是好人一名,却不幸成了我的‘专用司机’。真不好意思。 我这个做姐姐的,突然变成了‘妹妹’,常需妹妹来照顾。这时,我才发现我这小我九年的妹妹真的是长大成人了! 妹妹成少女后,和我的长相越来越相似。父母的朋友有时还以为妹妹是我。等到他们搞清楚时,我可能刚好回家,他们就以为我是妹妹。我俩站在一起时,他们会搔头,到底哪个是大女儿,哪个是小女儿。 长相虽相似,可是我俩的性情却又不同。我外向好玩,说话大声,笑声更大。妹妹则较内向,害臊和斯文。我性情硬朗好胜,有时太过自我。如,出国读书,要出就出了,没为家人多想。妹妹则较会体贴到家人的感受。她也想出国读书,不过当时家境不允许,而且,爸爸的大女儿不要回家,她这小女儿就留在家人身边。 今年,妹妹又大一岁了。 年中也将毕业。 姐姐祝妹妹学业顺利,事事顺心,幸福安康。 妹妹,就如你之前留言说的,‘期待着你给我红包的日子’。我记着了,我欠你两个大红包,一个是新年的,一个是生日的。回家一定会给你。希望你结业后,有钱出国玩玩啦!来加拿大或澳洲的话,吃喝玩乐姐姐的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明年冬至要做汤圆 !

by shirls 0 comments

前天,一早醒来看到妈妈从马来西亚捎来的短信。那时,我迷迷糊糊,看了也没去多想。后来,逛到一位朋友的部落中,才惊觉冬至将至,是做汤圆的时节。原来,妈妈告诉我,她做了红豆汤圆,很好吃。虽今天才是冬至,不过,星期天弟妹都往外溜,家里提早两天做,一家团团圆圆吃汤圆。 妈吩咐我做汤圆来庆一庆。我随口带过。在外国那么多年,哪记得冬至这回事。虽然,妈妈都会捎来短信,我也是知道就算了。马来西亚的家当然有做汤圆。记得,我每次吃时,妈妈都会来一句,“吃了汤圆就长一岁啦!” 不过,冬至的气氛没过年或中秋的浓厚,只是吃汤圆。不提,我一定不会记得。加上,我这个蛇年出生的,特别‘蛇’,很少帮忙妈妈搓汤圆。不过,我超爱甜食,吃汤圆少不了我的份。 在澳洲,没认识Ed之前,多是自己一个人住。自己一个人吃汤圆,好像更显孤单。加上,日子特忙,所以,我好像从来没在国外庆祝过冬至。 我想,在外国长住,最可惜的是,很多传统很难维持。这可能是千万华裔移民的矛盾。 现在想一想,我真的应该庆祝一下,尤其是在加拿大特别有‘气氛’。这个‘气氛’不是华人‘过冬’过节的气氛,而是,在加拿大,冬天真的正式到来了。‘冬至’,突然变得很有‘身有同感’。冷冷的天气,手上有碗热腾腾的汤圆,多温暖。以前,在马或在澳,这个时候都是炎热当天的。‘冬至’这个字眼对我来说,是没什么意思的。 向Ed提我要做汤圆,他说,我自己吃就好了。他不爱又甜又粘的东西。做了自己一人吃很没趣。加上,考试大过天,我以前也没向妈妈偷师到,真没时间花上大半天来学来找材料来搓来煮。我还是上网看看汤圆图片来庆祝就好了。 以前,有妈妈来维持传统,现在,是我的责任了。不过,我好像不是很称职… 明年吧,明年冬至,我要做汤圆!!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Cell, mobile or hand?

by shirls 2 comments

Spending 3 months in Malaysia and Australia respectively this year, and now that I am in Canada, I have to admit, sometimes, I feel like a very ‘confused’ lady, regardless where I am. Well, the story begins when I realise I use different words to describe the same thing. Then, I get confused and people […]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加拿大多伦多生活

没写部落的日子

by shirls 13 comments

真的很久没写部落格了。 最近的两篇都是Ed代我写的。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和Ed在马游了几个旅游胜地。我这个十多年没在马生活的大马人,突然对大马有了另一面的认识。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又病倒了。都是在旅行时吃出来的,嘻嘻。在大热天下走了好几个小时后,还要吃煎炒热辣的,还有什么任你吃海鲜生锅啦。不病才怪。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Ed回多伦多,我拖着一个旅行箱回到墨尔本勤奋工作。老板结婚,我回来帮帮忙。反正,在加国无所事事。加上内疚,做少奶奶也太久了。再出来闯闯,脑袋不会生锈。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上班上得像条狗。下班后,累得什么都不想做。写部落很花时间,需要思考,要整理思索,也要整理照片。我虽然有很多感触,可却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适应不同的生活,不同的气候。在加国,我是量地的。在马,我向爸爸学中医。在澳洲,我很努力地做一个好的药剂师。加国,现在天寒地冷。大马,天天炎热。墨尔本,天气多变。一个多星期前,气温39度,热。今天,18度,刮风,下雨,冷。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我都在飞,都在搬。从多伦多飞到大马,再飞到墨尔本。在墨尔本,我先暂住朋友家。现在,已搬到另一个空空的公寓里。迟些,可能会搬到乡下小镇上班。那里的药剂行可能会给我住motel吧。 在没写部落的日子里,日子很忙,有时也很累。还好,我有音乐和小说的陪伴。有家人,有Ed。在三个国家里,都有很多很好的朋友。也有很多朋友,还有我认识和不认识的读者常来这里看我。 所以,在忙和累,在飞和搬的日子里,日子很充实,很快乐。

Read the full article →
家人朋友

小学同学

by shirls 0 comments

近几年回马都来去匆匆, 没时间和一些朋友见面。 这次,机缘巧合下,在一个婚礼上遇到一位已失去联络几年的小学同学。 于是,就有机会和一群小学同学出来聚聚。 有几个我已十多年没见了 ! 除了谈近况,我们坐在一起还记得小学时的羞事,顽皮事和无聊事。 突然想起,小学毕业纪念册时,我们喜欢写什么- 友谊长存啦,保持联络啦… 我想,我们真的是做到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
思考中医

健康要紧

by shirls 12 comments

这次回马,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 就是要跟爸爸学习中医。所以,这三个星期来,都坐在爸爸的诊所内旁听。 有个现象,我觉得很值得思考。我发现,有蛮多的病人是年轻人。即使是中年人,很多时候中年时病发,也是因为年轻时没照顾好身子。 生病已不再是老年人的专利。 很多身体上的毛病归根究地,多起因于学业或工作压力,或饮食不适,或情绪不稳定。 年轻人在长期学业,接着工作上的压力的压迫下,透不过气来。因压力,学习或工作时间就越长,天天开夜班至深夜。可能连发梦都会梦见工作。不但,没足够的时间休息,也没时间自己煮。在外头吃,尤其在马来西亚,辣的,炸的,煎的,味精多多的,吃个不亦乐乎,却不知病从口入。加上,精神长期紧张下,脾气就暴躁,或怎样都开心不起来。 还有,华人总是有一种爱比较的心理。不管是父母,或是对自己。什么都好,一比下去,一定有人比自己好。这种不健康的心理,造成更大的,无形的生活和社会压力。使人更不开心,更要拼了命。 这是个恶性循环。 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哪会健康? 我知道,生活艰困,不拼就被人抛在后头。我知道,要趁年轻,好好捞一把。我知道,不做好,会被人看不起。我只希望,我们也同样放心机在健康上。 希望大家需要休息时,就好好学习放松下来。也希望吃得健康些,多做运动。心理感情上多做调适。看开些,多在心灵上努力。该放慢脚步时,就走得慢些吧。一路风景很好。别人怎样看是别人的事。如为了别人嘴巴说的,弄垮了自己的身体,值得吗?钱即使赚多了,又怎样?到最后还不是拿出来交医药费。我看着这些年轻人,年纪轻轻就那么多病痛,以后年长了会怎么样。 健康要紧啊!

Read the full article →
Page 2 of 5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