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与答 @ 《旅人。游记展》 (马来西亚新山)

by shirls on September 21, 2012 · 1 comment in 媒体发布,自助游记和提示

收到“旅人。游记展” (马来西亚新山大众书局) 负责人发来的图片。虽只是一家书店分行小小的展览,负责人一直以来都很用心。展览了,还特地拍照片发给我们。谢谢负责人的尽责。

以下是我写给《旅人。游记展》 的 “问与答”。

第一次自助旅行是在什么时候?

真的要数,我第一次旅行是去澳洲。当年十七岁,出国留学的梦想把我带到墨尔本。那时,自己一个人跑去读书。人地生疏,英语不灵光。从没出过国的我,害怕坐飞机,不喜欢喝牛奶和啤酒。

毕业后,我留在墨尔本工作,幸苦储蓄。周末假日就跑去澳洲的大城小镇,四处溜溜,游山玩水。觉得能在异地工作、生活和旅行是人生最大的幸福。

虽然我所谓“第一次的旅行”和很多人不同。那是我第一次出走,也可说是在澳洲“深入”旅行了很长的一段时间。

至于,“真正”的第一次自助旅行是一个人走香港。97年去一趟,97后,每几年都会去一趟。或许自小看香港电视剧长大,对它有点钟情。

旅行在你生命中最大的意义是什么?

视野心胸开阔了,轻松快乐了,生活更有干劲了,成熟坦然了。

每次旅后回来, 不再为无关痛痒的事烦恼,不会管别人怎么看。世界这么大,何苦为这些小事小人伤脑筋。发现,人生中没有绝对的对错。在某个地方斩钉截铁般错误的事情,原来在其他地方是被接受的。在某个地方被认为是超群的人生规划,原来在其他地方也没什么所谓。最重要是快活地活出自己。突然,对过去可以潇洒放手,对前路信心满满。

Radcliffe Camera 可说是在牛津被拍摄得最多的其中一栋建筑。我去牛津的时候,刚好碰上维修。

目前到过几个地方?你最喜欢的国家是哪个?为什么?

这些年来,我陆续去了澳洲尼泊尔英国法国爱尔兰中国西藏纽西兰美国加拿大、日本、泰国、新加坡、香港等地。曾在喜马拉雅山、优胜美地国家公园、虎跳峡、Milford、Routeburn等高山深林奇地徒步露营过。

我最喜欢的国家是尼泊尔。尼泊尔的地理位置特殊,位于中国和印度这两大文化国中。受中国/西藏和印度影响虽深,可又创出了独自的文化,有种可以融和各文化的包容力和创造力。

它是个极度贫穷的国家,在世界贫穷国排名在首20名之内。可是我在那里没见到贫穷,我只见到纯纯的快乐。没有愁眉苦脸,因为贫穷不可怕。人生真的不需要很多。那是11年前的事了,那时那里还很太平….

尼泊尔人的心灵的富裕,纯洁和坚韧的精神,或许是从那连绵起伏,峰顶上永远覆盖着洁净厚雪的喜马拉雅山脉得来的。连我们这些徒步客,走在山脉中,也会被那圣洁的气势征服。人和人之间的心墙、猜疑没了。人渺小了,对“财富名誉只不过是过眼云烟”的体悟极深。

加拿大国家美术馆前的大蜘蛛

旅行对你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说得夸张一点,旅行彻底改变了我的人生方向。

我在旅途上,迷失和寻回自己,遇见爱,学习勇敢去爱。

我爸是名老中医,给我去澳洲学药剂,希望我取得学位后,回马向他学中医,再中西合璧。可是,我却迷上了外国生活和西医的方便。是我在中国自助游时,偷跑进几家中医医院,才醒觉中医的重要。中国回来后,我去念了个中医硕士,改变了我的事业方向。

连我一生的伴侣,也是在喜马拉雅半山碰上,爱情的花朵在中国和西藏的旅途上绽放。我们后来也一起去了多国自助游。他是加拿大华侨,维持长距离恋爱不简单。要我放弃我在澳洲的事业,搬去离马来西亚很远,有六个月冰天雪地的加拿大更不容易。

富有旅行经验的朋友都笑说,能一起背包游和徒步世界各国,没起争执,能一起解决种种困境,相互扶持,和谐和愉快地相处。这已经证明我俩可厮守一生。说的也是,我在西藏患上高山症时,呼吸困难,呕吐不止,有他悉心照顾。在纽西兰山区,我们得在暴雨下徒步8个小时,天昏地暗,全身湿透,有他鼓励。我们在一起九年了,仍然恩爱。朋友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现在,因他的工作性质,得随着他四处搬迁。墨尔本多伦多悉尼佛罗里达,我俩过着处处无家,处处家的生活。何尝不是另一类的旅行。也因为我的旅行经验,我开始给中国的旅游和美食杂志供稿,成了我的副职。

旅行改变了我的事业、婚姻和家居,改变了我的人生。

尼泊尔神像

什么地方是你最想到的国家,并在此完成一件什么事?

我最想到的国家,是尼泊尔。嗯,是重游尼泊尔。

这十年来,尼泊尔经历了皇室残杀案和国家内乱等事。每回读到新闻时,都会想起尼泊尔人的笑容,深深为他们祈求,希望这些事没把他们磨得没了希望。

当初去尼泊尔,是应一尼泊尔好友 N盛情邀请。在尼泊尔的日子里,和她家人建立了深深的友情。已移居英国的N最近回祖国渡假,发给我的电邮满心忧虑。国家种种事端让她不忍亲眼见家人受苦。我去英国旅行时,难得和N 相聚,得知她家人还能苦中作,生活勉强安乐。

跨别十年,她父亲还记得我。特别吩咐在我和N 相聚时,得摇个电话给他老人家。N 说,他老人家健康下落,尼泊尔食水不足也不干净,政治不稳定,使他老人家更暗自神伤。电话中的他,声音已老得沙哑,中气疲惫,在电话另一端的我只能偷偷落泪,不知如何安慰。

很想回去尼泊尔见见N的家人。还有和Ed 再登喜马拉雅山,回去2000公尺的那个 tea house, 那个我们缘分开始的地方。

旅行中遇到最难解决的事。

旅行中,最难解决的还是健康问题。只要没惹上病患、没吐泻,没跌伤,只要健康安全,和其他难事如被偷、不见护照、迷路、误了飞机或巴士、没有住宿等比较,都只是芝麻小事。

 

在纽西兰徒步遇见这两位小兄弟。偶尔会想,他们一定早忘了我是谁,可我把他俩记得很清楚。可是,他们还小,现在应该已是健壮的少年了。如有那么一日在旅途再遇上,我也不会认得他们了!

请用一句话来形容你对旅行的看法。为什么?

“旅行,是一种生活,更是一种福分”

每次上路,每次搬迁,旅途上和四海为家生活上的种种体验,最深的莫过于感恩。

感谢家人支持我出国升学,让我的人生视野无限地开拓,使我爱上旅行。

感谢老公旅途上的扶持,和我一起攀高山、越深岭,让我无所畏惧。

感谢世界各国人民对旅客的欢迎,让我感受热情。

感谢旅途上旅人的真挚友情,让我感动,

感谢世界和平,让我可轻松安全游走。

感谢政治和民主开放的思想,让各国人民不再保守孤立,种族歧视已较少见。

这十多年来,机票和住宿的下降,经济生活水平提升,旅行已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只希望,旅途上的我们,记得带着心去旅行。好好珍惜每一个旅行的机会。保护每个景点,尊重当地的文化,做一名无污染、无破坏的旅人。

在纽(新)西兰徒步 (Milford Track, New Zealand)。这种美景我们这一代不好好保护,下一代将无福分享受了。

{ 0 comments… add one now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