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madic life (四海为家,shirlschong)
亲爱的读者朋友们

哈啰,大家最近可好?整一个月没更新博客了,真抱歉。希望没让经常阅读我博客的朋友们久等。

这半年来,忙透了,只能断断续续地写博客。突然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我在欧洲旅行,连那时的游记,也只写到一半。天啊!回来多伦多后,日子才渐渐清闲下来。希望可将堆积了一大堆的旅行心得慢慢写出来。今天,想先汇报下我的近况和感受。

我这个经常离开的朋友

八月中,我已从墨尔本飞回多伦多。在离开墨尔本前,工作缠身,也忙着和朋友做“最后一分钟”的聚餐。上次回澳,是两年前的事。这一走,也不知何时回去。短则几个月,长则几年光景。和好友们捉紧时间,多见几次面,多聊几分钟。

这些曾在我年少时,伴我一起成长、风雨同舟的好友,大多仍如往昔,无所不谈,惺惺相惜。有少数则开始有点生疏。也在所难免。悲哀时,我不在聆听他们的哭诉。欢喜时,我不在和他们一起庆祝。那时,想起龙应台在《亲爱的安德烈》书中说的,“人生,其实像一条从宽阔的平原走进森林的路。在平原上同伴可以结而行,欢乐地前推后挤、相濡以沫; 一旦进入森林,草丛和荆棘挡路,情形就变了,各人专心走各人的路,寻找各人的方向。” 可也不是?还好,有点生疏的也只是很少数,我不该执着。是我不好,他们那个经常离开的朋友。

Surprise farewell dinner (Melbourne, 2010)

在墨尔本的最后一个晚上,和一位好友约好共餐。怎知来到餐馆时,却见到另六位好友在等着给我惊喜。
他们也装蒜得可以,把我一直蒙在鼓里。“惊喜”和“感动”,绝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心情。

他也是个经常离开的朋友

回来多伦多的第一个星期呢,总是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中。由墨尔本的冬天,转入多伦多的夏季。我该万分雀跃。可是,由于时差反应 (多伦多和墨尔本时差14小时,正好是日夜颠倒)。白天呆在家里昏睡,夜晚则睁大眼睛望天花板,偶会有不知身在何地之感。

梦醒时,抬头见到Ed圆圆脸蛋。还好,和他分离了五个月,不至于有生疏感。而他,只是抱怨说,失去了单身生活,不习惯“突然”多了个老婆要关心,呵呵。

适应了时差和气候后,开始忙和Ed的父母饮茶吃点心、去渥太华 (旧游记在此) 见侄子长高了多少,当然也少不了和朋友去露营和品酒 (0809 露营记)。生活恢复从前的规律,一如往常。上半年的漂泊生活,有时好像没发生过….

唯一不同的是,我和Ed心里知道,等他工作在十月告一段落后,我们将离开多伦多。只是,暂不知会去哪,要看他工作的安排。多伦多朋友听了我们的决定后,不舍的同时也只是微笑摇头说,“Ed, 你这个不断离开的混蛋朋友。”(Ed在外地生活了十多年,在3年前才回来多伦多居住)

漂泊,像场梦

这半年来,以多伦多 – 墨尔本 – 吉隆坡 – 墨尔本 – 多伦多 ( –??) ,这样的次序,各城市生活各两个月。每抵达一个地方,爱听朋友们细述一个又一个的经历和故事。而我也不亦乐乎地重复又重复地分享我过去两年、或这半年来飞来飞去的生活和体验。我已分不清哪个是过去,哪个是现在;我现在在哪,之前在哪;季节错乱,时日混淆。

这样地漂泊,像一场又一场的梦,来得快,去得快。没有规律,没有理由。梦中是梦,梦外也如梦 (是我对Inception 这部电影的感受太深刻?!) 还好,我学会了,不再执着。成功、失败、欢喜、悲伤、物质、事业、甚至朋友…来得快,去得快,因地不同,因时而变,因人而异,因心境高低而有所别。我开始了解到,梦醒间,最重要的是什么….

Toronto Dundas Square

回来多伦多,先去Dundas Square和 Eaton Center逛。感受夏季的活力, 看到满街的旅客。

{ 0 comments… add one now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vious post:

Next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