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three homes - Toronto, Melbourne & Kuala Lumpuer

四季和三大洲

大前天,从大热天的马来西亚,飞回来已入冬、寒风凛冽的墨尔本。才8个小时,我从一个世界去到另一个世界。一热一冷,身体好像要感冒了。

今年从3月始,我已从多伦多 (春天) 飞至墨尔本 (秋天) ,墨尔本至马来西亚 (夏天) ,又回来墨尔本 (已转冬) 。在墨工作至7月底后,会飞回去多伦多 (夏天)。就这样,才几个月时间,已经历了四季,去了三大洲,做了三个不同的自己。

在加拿大我是一个暂因等签证而无法工作的妻子,我打扫、煮食、写写博客,过我小鸟依人的生活。在墨尔本,我是一名忙得昏头、工作压力大的药剂师,过我独立自主,专业人士的生活。在马来西亚,我是一名女 儿和姐姐,在爸爸中药店帮个小忙,学习中医,过我幸福的家庭生活。我的丈夫在加拿大,事业在澳大利亚,家人在马来西亚。如果,这三个人生最重要的事都在同一个城市多好!

当然,在当今全球化的世界里,这种要求似乎已是奢望。看George Clooney 的 Up in The Air 时,感触特别深刻。所幸的是,我的飞行生活没George Clooney 的寂寞。加拿大有爱我的丈夫在等我,马来西亚有思念我的家人欢迎我回家,澳洲有要好的朋友期待和我相聚。我行李轻便,心中却满满有爱。不知我前世如何 修来的福分!我万分珍惜。

见George Clooney 收拾行李的那几幕,我笑了。飞行,让我了解到,物质生活根本不重要。家里有最昂贵、最高尚的家具又如何,我带不上飞机。衣柜内有几千件的名牌 衣、几百双的名牌鞋又如何,我放不进我的行李箱。再多的先进电器,我也只能带一、两个实用的。我这几个月的生活,所需物品没超过30公斤,生活真的可以如 此简约!如何在简约中用爱和希望填满,才是幸福与不幸福的差别。

乃会选择行走的自由

常有朋友读者告诉我,多羡慕我的生活。我只是微笑,嗯,我热爱我的生活方式, 我知道我是幸福的。可是,漂泊太久,有时也渴望停下来过安稳的生活。但一旦安定下来又觉得不够精彩。人就是这么矛盾。或许,人性本想有归属感。即使行走,心中知道最后会回到一个有归属感的地方,一个一直以为是家的地方。现在的我好像没有家,只是在三个国家飘荡,好像三头不到岸,没有中心,不知最后停泊处是哪。可是,真要我择一,我乃会舍弃安稳生活,选择行走的自由,

只是每个国家住三、两个月的生活方式,对体力、精神、情绪和适应力的挑战很大。才刚适应了一个国家的气候和生活,就正好是我该离开的时候,需再去另一个国家重新适应。一年,妹妹说,我的脾气越来越容易不耐烦。可能是飞得太频密了,长期处于不稳定和适应期,身心会疲惫。四海为家的前提是要承受得了舟车劳顿之苦、要有承受得了气候转变的健康体质、超强的适应力、语言能力,和一颗随遇而安的心。而我,在以上几方面都还需努力。

接下来,会在加拿大呆多久,下一个居住地是哪,我一点头绪也没。要看Ed的工作,要看我的签证, 还有很多其他因素。一切随缘吧,处处无家处处家。 我已学会不再去为未来烦恼,让生命给我惊喜吧。欲把握未来,就得先珍惜和把握现在。只要珍惜和做好眼前的,那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想了很久,不知要放什么照片好。景物,无情; 人,才有情。三个国家飞来飞去,最挂念的还是家人和朋友。不如也放我和家人朋友的照片吧。

family and friends

左上图 : 我和加拿大的“酒仙”姐姐们。是她们,都是专业酒师,教会我如何品酒。我们正在喝着加拿大最著名的冰酒。Ed嘛,我还是不放他的照片啦。他是注重隐私的人。

左下图: 我几位在澳大利亚的药剂师同窗好姐妹。两个大着肚子,一个要结婚,另一个已是三个孩子的妈妈。每一年我回来澳洲,都会见其中一人生个小宝宝,呵呵。

右图: 这次回马,陪老爸回家乡。难得我那个爱溜的弟弟也跟来,好像很久没有拍这种全家福照了!

{ 0 comments… add one now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Previous post:

Next post: